88必发娱乐游戏

  宋本纪下

  太宗明皇帝讳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文帝第十一子也。 元嘉十六年十月生。二十五年,封淮阳王,二十九年改封湘东 王。孝武践阼,累迁镇军将军、雍州刺史。

  是岁入朝,时废帝疑畏诸父,以上付廷尉,明日将加祸害, 上乃与腹心阮佃夫、李道儿等密谋。时废帝左右直合将军宗越、 谭金、童太一等是夜并外宿,佃夫、道儿因结寿寂之等,十一 月二十九日,弑废帝于后堂。建安王休仁便称臣,奉引升西堂, 登御坐。事出仓卒,上失履,跣,犹着乌纱帽,休仁呼主衣以 白纱代之。未即位,凡衆事悉称令书。己未,司徒豫章王子尚、 山阴公主并赐死,宗越、谭金、童太一伏诛。

  十二月庚申朔,令书以东海王褘爲中书监、太尉,以晋安 王子勋爲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癸亥,以建安王休仁爲司 徒、尚书令、扬州刺史。乙丑,改封安陆王子绥爲江夏王。

  泰始元年即大明九年也,魏和平六年。冬十二月丙寅,皇 帝即位于太极前殿,大赦,改元。辛未,改封临贺王子産爲南 平王,晋熙王子舆爲庐陵王。壬申,以王景文爲尚书仆射。乙 亥,追尊所生沈婕妤曰宣皇太后。戊寅,改太皇太后爲崇宪皇 太后,立皇后王氏。罢二铢钱。

  江州刺史晋安王子勋举兵反,镇军长史邓琬爲其谋主,雍 州刺史袁顗赴之。壬午,谒太庙。甲申,郢州刺史安陆王子绥、 会稽太守寻阳王子房、临海王子顼并举兵同逆。

  二年春正月乙未,晋安王子勋僭即僞位于寻阳,年号义嘉。 壬辰,徐州刺史薛安都举兵反。甲午,内外戒严,司徒建安王 休仁都督诸军南讨。丙申,徐州刺史申令孙、司州刺史庞孟虬、 豫州刺史殷琰、青州刺史沈文秀、冀州刺史崔道固、湘州行事 何慧文、广州刺史袁昙远、益州刺史萧惠开、梁州刺史柳元怙 并同逆。丙午,车驾亲御六军,顿中兴堂。辛亥,南豫州刺史 山阳王休佑改爲豫州刺史,西讨。吴郡太守顾琛、吴兴太守王 昙生、义兴太守刘延熙、晋陵太守袁标、山阳太守程天祚并举 兵反。镇东将军巴陵王休若统军东讨。壬子,崇宪皇太后崩。

  二月乙丑,以蔡兴宗爲尚书右仆射。壬申,吴兴太守张永、 右军将军萧道成东讨,平晋陵。丁亥,建武将军吴喜公率诸军 破贼于吴、吴兴、会稽,平定三郡,同逆皆伏诛。辅国将军萧 道成前锋北讨,辅国将军刘勉前锋西讨。刘胡衆四万据赭圻。

  三月庚寅,抚军将军殷孝祖攻赭圻,死之。以辅国将军沈 攸之代爲南讨前锋。贼衆稍盛,袁顗顿鹊尾,连营至浓湖,衆 十余万。丙申,南徐州刺史桂阳王休范总统北讨诸军事。戊戌, 贬寻阳王子房爵爲松滋县侯。癸卯,令人入米七百石者除郡, 减此各有差。壬子,断新钱,专用古钱。

  夏五月甲寅,葬崇宪皇太后于修甯陵。

  秋七月丁酉,以仇池太守杨僧嗣爲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八月己卯,司徒建安王休仁率衆军大破贼,斩僞尚书仆射 袁顗,进讨江、郢、荆、湘、雍五州,平之。晋安王子勋、安 陆王子绥、临海王子顼、邵陵王子元并赐死,同党皆伏诛。诸 将帅封赏各有差。

  九月癸巳,六军解严。戊戌,以王玄谟爲左光禄大夫、开 府仪同三司,领护军将军。

  冬十月乙卯,永嘉王子仁、始安王子真、淮南王子孟、南 平王子産、庐陵王子舆、松滋侯子房并赐死。丁卯,以沈攸之 爲中领军,与张永俱北讨。戊寅,立皇子昱爲皇太子。

  十一月壬辰,立建平王景素子延年爲新安王。

  十二月,薛安都要引魏军,张永、沈攸之大败,于是遂失 淮北四州及豫州淮西地。

  是岁,魏天安元年。

  三年春正月庚子,以农役将兴,诏太官停宰牛。癸卯,曲 赦豫、南豫二州。

  闰正月庚午,都下大雨雪,遣使巡行,振贷各有差。

  二月甲申,爲战亡将士举哀。丙申,曲赦青、冀二州。

  夏四月丙戌,诏以故丞相江夏文献王、故太尉巴东忠烈公 柳元景、故司空始兴襄公沈庆之、故征西将军洮阳肃侯宗悫陪 祭孝武庙庭。庚子,立桂阳王休范第二子德嗣爲庐陵王,立侍 中刘韫第二子铣爲南丰王,以奉庐江昭王、南丰哀王祀。

  五月丙辰,诏宣太后崇甯陵禁内坟瘗迁徙者给葬直,蠲复 其家。壬戌,以太子詹事袁粲爲尚书仆射。

  秋八月壬寅,以中领军沈攸之行南兖州刺史,率衆北伐。

  九月戊午,以皇后六宫以下杂衣千领、金钗千枚,赐北伐 将士。 冬十月壬午,改封新安王延年爲始平王。辛丑,以镇西大 将军、西秦河二州刺史吐谷浑拾寅爲征西大将军。

  十一月,立建安王休仁第二子伯猷爲江夏王。

  是岁,魏皇兴元年。

  四年春正月丙辰朔,雨草于宫。乙亥,零陵王司马勖薨。

  二月乙巳,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王玄谟薨。

  三月,交州人李长仁据州叛。祅贼攻广州,杀刺史羊希, 龙骧将军陈伯绍讨平之。

  夏四月丙申,改封东海王褘爲庐江王,山阳王休佑爲晋平 王。

  秋九月戊辰,诏定黥刖之制。有司奏:“自今凡劫窃执官 仗、拒战逻司、攻剽亭寺及伤害吏人,并监司将吏自爲劫,皆 不限人数,悉依旧制斩刑。若遇赦,黥及两颊‘劫’字,断去 两脚筋,徙付交、梁、宁州。五人以下止相逼夺者,亦依黥作 ‘劫’字,断去两脚筋,徙付远州。若遇赦,原断徒犹黥面, 依旧补冶士。家口应及坐,悉依旧结谪。”及上崩,其例乃寝。

  庚午,上备法驾幸东宫。

  冬十月癸酉朔,日有蚀之,发诸州兵北伐。

  五年春正月癸亥,亲耕藉田。乙丑,魏克青州,执刺史沈 文秀以归。

  二月丙申,以庐江王褘爲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豫 州刺史。

  夏六月辛未,立晋平王休佑子宣曜爲南平王。

  秋七月壬戌,改辅国将军爲辅师将军。

  九月甲寅,立长沙王纂子延之爲始平王。

  冬十月丁卯朔,日有蚀之。

  十一月丁未,魏人来聘。

  十二月庚申,分荆、益之五郡置三巴校尉。

  六年春正月乙亥,初制间二年一祭南郊,间一年一祭明堂。

  夏四月癸亥,立皇子燮爲晋熙王。

  六月癸卯,以王景文爲尚书左仆射、扬州刺史,以袁粲爲 右仆射。己未,改临贺郡爲临庆郡。

  秋七月丙戌,临庆王智井薨。

  九月戊寅,立总明观,征学士以充之。置东观祭酒、访举 各一人,举士二十人,分爲儒、道、文、史、阴阳五部学,言 阴阳者遂无其人。

  冬十月辛卯,立皇子赞爲武陵王。

  十二月癸巳,以边难未息,制父母隔在异域者,悉使婚宦。

  七年春正月甲戌,置散骑奏举郎。

  二月癸丑,征西将军、荆州刺史巴陵王休若进号征西大将 军,及征南大将军、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并开府仪同三司。甲 寅,南徐州刺史晋平王休佑薨。

  三月辛酉,魏人来聘。

  夏五月戊午,鸩司徒建安王休仁。庚午,以袁粲爲尚书令, 褚彦回爲右仆射。丙戌,追免晋平王休佑爲庶人。

  秋七月丁巳,罢散骑奏举郎。乙丑,江州刺史巴陵王休若 赐死。 八月戊子,以皇子跻继江夏文献王义恭。庚寅,帝疾间。

  戊戌,立皇子准爲安成王。

  是岁,魏孝文帝延兴元年。

  泰豫元年春正月甲寅朔,上以疾未痊,故改元。丁巳,巨 人迹见西池冰上。

  夏四月己亥,上疾大渐。加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位司空, 以刘勉爲尚书右仆射,蔡兴宗爲征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 州刺史,郢州刺史沈攸之进号安西将军。袁粲、褚彦回、刘勉、 蔡兴宗、沈攸之入合被顾命。是日,上崩于景福殿,时年三十 四。五月戊寅,葬临沂县莫府山高宁陵。

  帝好读书,爱文义,在藩时撰江左以来文章志,又续卫瓘 所注论语二卷。及即大位,旧臣才学之士多蒙引进。末年好鬼 神,多忌讳,言语文书有祸败凶丧疑似之言应回避者,犯即加 戮。改“騧”马字爲“马”边“瓜”,以“騧”字似“祸”故 也。尝以南苑借张永,云:“且给三百年,期尽更请。”宣阳 门谓之白门,上以白门不祥,讳之。尚书右丞江谧尝误犯,上 变色曰:“白汝家门!”路太后停尸漆床移出东宫,上幸宫见 之,怒,免中庶子,以之坐死者数十人。内外常虑犯触,人不 自保。移床修壁,先祭土神,使文士爲祝策,如大祭飨。

  阮佃夫、杨运长、王道隆皆擅威权,言爲诏敕,郡守令长 一缺十除,内外混然,官以贿命,王、阮家富于公室。中书舍 人胡母颢专权,奏无不可。时人语曰:“禾绢闭眼诺,胡母大 张橐。”“禾绢”谓上也。及泰始、泰豫之际,左右失旨,往 往有刳剒断截,禁中懔懔若践刀剑。夜梦豫章太守刘愔反,遣 就郡杀之。军旅不息,府藏空虚,内外百官并断禄奉。在朝造 官者皆市井佣贩之子。而又令小黄门于殿内埋钱以爲私藏。以 蜜渍鱁鮧,一食数升,噉腊肉常至二百脔。奢费过度,每所造 制,必爲正御三十,副御、次副又各三十。须一物,辄造九十 枚。天下骚然,民不堪命。宋氏之业,自此衰矣。

  后废帝讳昱,字德融,明帝长子也。大明七年正月辛丑, 生于卫尉府。帝母陈氏,李道儿妾,明帝纳之,故人呼帝爲李 氏子,帝亦自称李将军。明帝诸子在孕,皆以周易筮之,即以 所得卦爲小字,故帝小字慧震。泰始二年,立爲皇太子。六年, 出东宫。又制太子元正朝贺,服衮冕九章衣。明帝崩,庚子, 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尚书令袁粲、护军将军褚彦回共辅朝政, 班剑依旧入殿。

  六月乙巳,尊皇后曰皇太后,立皇后江氏。

  秋七月戊辰,拜帝所生陈贵妃爲皇太妃。

  八月戊午,中书监、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蔡兴宗薨。

  冬十一月己亥,新除郢州刺史刘彦节爲尚书左仆射。

  元徽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诏自元年以前徙放者并 听还本。魏人来聘。

  夏六月乙卯,寿阳大水。

  秋八月,都下旱。庚午,陈留王曹铣薨。

  九月丁亥,立衡阳王嶷子伯玉爲南平王。

  冬十二月癸卯朔,日有蚀之。乙巳,进桂阳王休范位太尉。

  癸亥,立前建安王世子伯融爲始安县王。

  二年夏五月壬午,江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举兵反。庚寅,内 外戒严,中领军刘勉、右卫将军萧道成前锋南讨,出屯新亭; 征北将军张永屯白下;前南兖州刺史沈怀明戍石头;卫将军袁 粲、中军将军褚彦回入卫殿省。壬辰,贼奄至,攻新亭垒,道 成拒击,大破之。越骑校尉张苟儿斩休范,贼党杜黑蠡、丁文 豪分军向朱雀航,刘勉拒贼,败绩,死之。右将军王道隆奔走, 遇害。张永溃于白下,沈怀明自石头奔散。甲午,车骑典签茅 恬开东府纳贼,贼入屯中堂,羽林监陈显达击,大破之。丙申, 张苟儿等又破贼,进平东府城,枭禽群贼。丁酉,大赦,解严。 荆州刺史沈攸之、南徐州刺史建平王景素、郢州刺史晋熙王燮、 湘州刺史王僧虔、雍州刺史张兴世并举义兵赴建邺。

  六月癸卯,晋熙王燮遣军克寻阳,江州平。壬戌,改辅师 将军还爲辅国。

  秋七月庚辰,立皇弟友爲邵陵王。乙酉,南徐州刺史建平 王景素进号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九月丁酉,以袁粲爲中书监,领司徒。加护军将军褚彦回 爲尚书令。

  冬十一月丙戌,帝加元服。

  十二月癸亥,立皇弟跻爲江夏王,赞爲武陵王。

  三年春三月己巳,都下大水。

  夏六月,魏人来聘。

  秋七月庚戌,以袁粲爲尚书令。

  九月丙辰,征西大将军河南王吐谷浑拾寅进号车骑大将 军。

  四年夏六月乙亥,加萧道成尚书左仆射。

  秋七月戊子,建平王景素据京城反。己丑,内外纂严。遣 骁骑将军任农夫、冠军将军黄回北讨,萧道成总统衆军。始安 王伯融、都乡侯伯猷并赐死。乙未,克京城,斩景素,同逆皆 伏诛。 八月丁卯,立皇弟翽爲南阳王,嵩爲新兴王,禧爲始建王。

  九月戊子,骁骑将军高道庆有罪,赐死。己丑,车骑将军、

  扬州刺史安成王准进号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冬十月辛酉,以王僧虔爲尚书右仆射。

  五年夏四月甲戌,豫州刺史阮佃夫、步兵校尉申伯宗、朱 幼谋废立,皆伏诛。

  五月,地震。

  六月甲戌,诛司徒左长史沈勃、散骑常侍杜幼文、游击将 军孙超之、长水校尉杜叔文。

  七月戊子夜,帝遇弑于仁寿殿,时年十五。己丑,皇太后 令贬帝爲苍梧郡王,葬丹阳秣陵县郊坛西。

  初帝之生夕,明帝梦人乘马,马无头及后足,有人曰 : “太子也。”及在东宫,五六岁能缘漆帐竿,去地丈馀,如此者 半食久乃下。渐长,喜怒乖节,左右失旨者手加扑打,徒跣蹲 踞。及嗣位,内畏太后,外惮大臣,犹未得肆志。自加元服, 三年,好出入,单将左右,或十里、二十里,或入市里,遇慢 骂则悦而受焉。四年,无日不出,与左右解僧智、张五儿恒夜 出开承明门,夕去晨反,晨出暮归,从者并执铤矛,行人男女 及犬马牛驴逢无免者。人间扰惧,昼日不开门,道无行人。尝 着小裤,不服衣冠。有白棓数十,各有名号,钳凿锥锯,不离 左右,爲击脑、槌阴、剖心之诛,日有数十。常见卧尸流血, 然后爲乐。左右人见有嚬眉者,帝令其正立,以矛刺洞之。曜 灵殿上养驴数十头,所自乘马,养于御床侧。与右卫翼辇营女 子私通,每从之游,持数千钱爲酒肉之费。出逢婚姻葬送,辄 与挽车小儿群聚饮酒,以爲欢适。阮佃夫腹心人张羊爲佃夫委 信,佃夫败,叛走,复捕得,自于承明门以车轹杀之。杀杜延 载、杜幼文,躬运矛铤,手自脔割。察孙超有蒜气,剖腹视之。 执楯驰马,自往刺杜叔文于玄武北湖。孝武帝二十八子,明帝 杀其十六,馀皆帝杀之。吴兴沈勃多宝货,往劫之,挥刀独前, 左右未至,勃时居丧在庐,帝望见之,便投铤,不中;勃知不 免,手搏帝耳,唾駡之曰:“汝罪踰桀、纣,屠戮无日!”遂 见害,帝自脔割。制露车一乘,施莑,乘以出入,从数十人, 羽仪追之,恒不相及;又各虑祸,亦不敢追,但整部伍,别在 一处瞻望而已。凡诸鄙事,过目则能,锻银、裁衣、作帽,莫 不精绝。未尝吹箎,执管便韵。天性好杀,一日无事,辄惨惨 不乐。内外忧惶,夕不及旦。领军将军萧道成与直合将军王敬 则谋之。七月戊子,帝微行出北湖,单马先走,羽仪不及,左 右张五儿马坠湖,帝怒,自驰骑刺马,屠割之。与左右作羌胡 伎爲乐。又于蛮冈赌跳,因乘露车,无复卤簿,往青园尼寺。 晚至新安寺偷狗,就昙度道人煮之饮酒。杨玉夫常得意,忽然 见憎,遇辄切齿,曰:“明日当杀小子,取肝肺。”是夜七夕, 令玉夫伺织女度,报己,因与内人穿针讫,大醉,卧于仁寿殿 东阿毡幄中。帝出入无禁,王敬则先结玉夫、陈奉伯、杨万年 等合二十五人,其夕玉夫候帝眠熟,至乙夜,与万年同入毡幄 内,取千牛刀杀之。

  顺皇帝,讳准,字仲谟,小字知观,明帝第三子也。泰始 五年七月癸丑生。七年,封安成王。帝姿貌端华,眉目如画, 见者以爲神人。废帝即位,加扬州刺史。元徽二年,加都督扬、 南豫二州诸军事。四年,进号骠骑大将军。及废帝殒,萧道成 奉太后令迎王入居朝堂。

  升明元年秋七月壬辰,皇帝即位,大赦,改元徽五年爲升 明元年。甲午,萧道成出镇东城,辅政。荆州刺史沈攸之进号 车骑大将军,萧道成司空、录尚书事。以袁粲爲中书监、司徒, 以褚彦回爲卫将军,刘彦节爲尚书令,加中军将军。辛丑,以 王僧虔爲尚书仆射。癸卯,车驾谒太庙。

  八月癸亥,司徒袁粲镇石头。戊辰,崇拜帝所生陈昭华爲 皇太妃。庚午,以萧道成爲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录尚 书如故。

  九月己酉,庐陵王暠薨。

  十二月丁巳,荆州刺史沈攸之举兵,不从执政。丁卯,萧 道成入守朝堂,侍中萧嶷镇东府。戊辰,中外纂严。壬申,司 徒袁粲据石头,谋诛道成,不果,旋见覆灭。乙亥,以王僧虔 爲左仆射,王延之爲右仆射。吴郡太守刘遐据郡不从执政,令 张瑰攻斩之。

  闰月辛巳,屯骑校尉王宜兴贰于执政,见诛。癸巳,沈攸 之攻郢城,前军长史柳世隆固守。己亥,中外戒严,假萧道成 黄钺。乙巳,道成出顿新亭。

  是岁,魏太和元年。

  二年春正月丁卯,沈攸之败,己巳,华容县人斩攸之首送 之。辛未,雍州刺史张敬儿克江陵,荆州平。丙子,解严。以 柳世隆爲尚书右仆射。萧道成旋镇东府。

  二月庚辰,以王僧虔爲尚书令,王延之爲左仆射。癸未, 萧道成加授太尉,以褚彦回爲中书监、司空。丙戌,抚军将军、 扬州刺史晋熙王燮进号中军将军。

  三月己酉朔,日有蚀之。

  夏四月,南兖州刺史黄回贰于执政,赐死。

  五月戊午,以倭国王武爲安东大将军。

  六月丁酉,以辅国将军杨文弘爲北秦州刺史,封武都王。

  秋九月乙巳朔,日有蚀之。丙午,加太尉萧道成黄钺、都 督中外诸军事、太傅,领扬州牧,赐殊礼。以扬州刺史晋熙王 燮爲司徒。

  冬十月壬寅,立皇后谢氏。

  十一月,立故武昌太守刘琨息颁爲南丰县王。癸亥,诛临 澧侯刘晃。甲子,改封南阳王翽爲随郡王。

  十二月丙戌,皇后见于太庙。

  三年春正月辛亥,领军将军萧赜加尚书右仆射,进号中军 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二月丙子,南豫州刺史邵陵王友薨。丙申,地震建阳门。

  三月癸卯朔,日有蚀之。甲辰,加萧道成相国,总百揆, 封十郡爲齐公,备九锡之礼。庚戌,诛临川王绰。

  夏四月壬申,进齐公萧道成爵爲王。壬午,安西将军武陵 王赞薨。辛卯,帝禅位于齐。壬辰,逊于东邸。是日,王敬则 以兵陈于殿庭,帝犹居内,闻之,逃于佛盖下。太后惧,自帅 阉竖索,扶幸板舆。黄门或促之,帝怒,抽刀投之,中项而殒。 帝既出,宫人行哭,俱迁。备羽仪,乘画轮车,出东掖门。封 帝爲汝阴王,居丹徒宫,齐兵卫之。建元元年五月己未,帝闻 外有驰马者,惧乱作;监人杀王而以疾赴,齐人德之,赏之以 邑。六月乙酉,葬于遂宁陵,諡曰顺帝。宋之王侯无少长皆幽 死矣。 论曰:文帝负扆南面,实有人君之美,经国之义虽弘,而 隆家之道不足。彭城照不窥古,本无卓尔之资,徒见昆弟之义 深,未识君臣之礼异。以此家情,行之国道,主忌而犹犯,恩 离而未悟。致以陵逼之愆,遂成灭亲之祸。开端树隙,垂之后 人。明帝因猜忍之情,据已行之典,翦落洪枝,愿不待虑。既 而本根莫庇,幼主孤立,下无磐石之托,上有累卵之危。方复 藏玺怀绂,鱼服忘反,危冠短制,匹马孤征,以至覆亡,理固 然矣。神器以势弱倾移,灵命随乐推回改。斯盖履霜有渐,夫 岂一夕,何止区区汝阴揖让而已。

上一章』『南史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南史 本纪卷三部分译文

太宗明皇帝名叫刘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是文帝的第十一个儿子。元嘉十六年(439)十月生。二十五年,封为淮阳王,二十九年改封湘东王。孝武帝登基,逐步升任镇军将军、雍州刺史。这一年他进…展开

  太宗明皇帝名叫刘彧,字休景,小字荣期,是文帝的第十一个儿子。元嘉十六年(439)十月生。二十五年,封为淮阳王,二十九年改封湘东王。孝武帝登基,逐步升任镇军将军、雍州刺史。

  这一年他进入了朝廷,当时废帝怀疑和畏惧各位叔伯,把明帝抓起来交给了廷尉,第二天将要加以杀害,明帝便与心腹阮佃夫、李道儿等人密谋。当时废帝身边的直阁将军宗越、谭金、童太一等人,这天夜里都住在了外面,阮佃夫、李道儿于是便密结寿寂之等人,于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后堂把废帝杀死。建安王刘休仁随即称臣,拥戴和引导着明帝升入西堂,登上了御座。由于事情办得仓促,皇上掉了鞋子,光着脚,还戴着乌纱帽,刘休仁叫主衣拿来白纱代替。还没有即位,凡是各种事情都称为令书。三十日,司徒豫章王刘子尚、山阴公主一并赐命自杀,宗越、谭金、童太一被处死。

  十二月初一,下令以东海王刘彧担任中书监、太尉,以晋安王刘子勋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十九日,以建安王刘休仁为司徒、尚书令、扬州刺史。二十一日,改封安陆王刘子绥为江夏王。

  泰始元年(465),即大明九年(有误),魏朝和平六年。冬季的十二月十三日,明帝在太极前殿即位,实行大赦,改换年号。十八日,改封临贺王刘子产为南平王,晋熙王刘子舆为庐陵王。十九日,任命王景文为尚书仆射。二十二日,追尊生母沈婕妤为宣皇太后。二十五日,改太皇太后为崇宪皇太后,立皇后王氏。停止使用二铢钱。

  明帝喜欢读书,爱好文章,在做藩王时曾撰写《江左以来文章志》,又曾续写卫彧所注的《论语》二卷。在登上皇位以后,旧臣中的才学之士多被提拔任用。晚年爱好鬼神,有很多忌讳,言语文书中有祸败凶丧或疑似之言应当回避的地方,谁违犯了就加以杀害。他让把“靬”字改为“马”边加“瓜”,原因是“靬”字形状近似“祸”字。他曾把“南苑”借称为“张永”,说:“暂且借用三百年,到期后再作更换。”“宣阳门”又称做“白门”,因为皇上认为“白门”不吉利,所以很忌讳。尚书右丞江谧曾经误犯了一次,皇上脸色一变说:“白你的家门!”路太后死后停尸的黑漆棺材移出东宫,皇上去东宫时正好碰上,大怒,下令将长官中庶子免职,因此而处死的有几十人。朝内外的人经常担心会犯忌讳,人人感到不能自保。移床修壁,先祭土神,让文士撰写祝祷之辞,如同进行重大祭祀。

  阮佃夫、杨运长、王道隆都专权横行,他们的话就是圣旨,郡县长官缺一补十,朝内外一片混乱,依据贿赂任命官员,王、阮家里比侯王还富。中书舍人胡母颢专权,奏章无不获准。当时民间流传说:“禾绢闭眼全答应,胡母张大口袋盛。”“禾绢”就是指的皇上。后来到了泰始、泰豫之际,身边的人如果不合自己的心意,往往被挖斩断截。宫中的人,十分恐惧,如踩刀剑。一天夜里皇帝梦见豫章太守刘彧谋反,便派人到豫章郡去把他杀死。军事不息,府库空虚,朝廷内外的各级官员都断了薪水。在朝中能当上官的人都是些市井商贩的儿子。他又让小黄门在宫殿里埋钱币做为私藏。他用蜂蜜浸泡鱼肠酱,一次能吃好几升,吃腊肉常常多到二百片。奢侈浪费过度,常常是制造一种东西,一定要正品三十,副品、次副品又各三十。需要一种物品,就要造九十枚。天下骚乱,百姓负担沉重,痛苦不堪。宋氏的帝业,从此衰落了。

  后废帝名叫刘昱,字德融,是明帝的长子。大明七年(463)正月二十六日,生在尉卫府。废帝的母亲陈氏,是李道儿的妾,明帝把她娶了过来,所以人们称废帝为李氏子,废帝也自称李将军。明帝的各个儿子在孕育时,都用《周易》占卜过,就用所得的卦名为小字,所以废帝的小字叫慧震。泰始二年(466)立为皇太子。泰始六年,离开东宫。皇帝又下令太子元旦朝贺,穿衮冕九章衣。明帝逝世,二月初六,太子即皇帝位,实行大赦,尚书令袁粲、护军将军褚彦回共同辅佐朝政,班剑依旧可以入殿。

  六月十三日,尊皇后为皇太后,立皇后江氏。

  秋季的七月初六,封废帝的生母陈贵妃为皇太妃。八月二十七日,中书监、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蔡兴宗逝世。冬季的十一月己亥日,新任命的郢州刺史刘彦节为尚书左仆射。

  元徽元年(473)春季的正月初一,实行大赦,改换年号。诏令自从元年以前流放的人一概允许返回本乡。魏国人前来聘问。

  夏季的六月初十,寿阳发生大水灾。

  秋季的八月,京城发生旱灾。二十六日,陈留王曹铣去世。

  九月十四日,封衡阳王刘嶷的儿子刘伯玉为南平王。

  冬季的十二月初一,发生日食。初三,晋升桂阳王刘休范的职位为太尉。二十一日,封前建安王的世子刘伯融为始安县王。

  二年夏季的五月十二日,江州刺史桂阳王刘休范起兵反叛。二十日,京城内外实行戒严,中领军刘面力、右卫将军萧道成为前锋南下征讨,出兵屯驻在新亭;征北将军张永屯驻在白下;前南兖州刺史沈怀明守卫石头城;卫将军袁粲、中军将军褚彦回入京保卫皇宫。二十二日,贼军忽然到来,攻击新亭垒,萧道成抗击敌军,把他们打得大败。越骑校尉张苟儿杀死了刘休范,奸贼的党羽杜黑蠡、丁文豪分兵转向朱雀航,刘面力抗击贼军,被击败,死在战场。右将军王道隆逃走,被杀害。张永在白下被击溃,沈怀明从石头城跑散。二十四日,车骑典签茅恬打开东府的大门把贼军放入,贼军进去屯驻在中堂,羽林监孙显达攻击,把他们打得大败。二十六日,张苟儿等人又打败了敌军,进兵平了东府城,杀死与活捉了群贼。二十七日,实行大赦,解除戒严。荆州刺史沈攸之、南徐州刺史建平王刘景素、郢州刺史晋熙王刘燮、湘州刺史王僧虔、雍州刺史张兴世一齐率领义兵前往建邺。

  六月初四,晋熙王刘燮派遣军队攻克寻阳,江州平定。二十三日,改辅师将军仍为辅国将军。

  秋季的七月十一,封皇弟刘友为邵陵王。十六日,南徐州刺史建平王刘景素晋升封号为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九月二十九日,任命袁粲为中书监,兼任司徒。任命护军将军褚彦回为尚书令。

  冬季的十一月十九日,后废帝加戴皇冠。

  十二月二十七日,封皇弟刘跻为江夏王,刘赞为武陵王。

  三年春天的三月初四,京城大水成灾。

  夏季的六月,魏国人前来聘问。

  秋季的七月十七日,任命袁粲为尚书令。

  九月二十四日,征西大将军河南王吐谷浑拾寅晋升称号为车骑大将军。

  四年夏季的六月十七日,任命萧道成为尚书左仆射。

  秋季的七月初一,建平王刘景素依据京城进行反叛。初二,京城内外戒严。派遣骁骑将军任农夫、冠军将军黄回向北讨伐,萧道成总率各路大军。始安王刘伯融、都乡侯刘伯猷一齐被赐命自杀。初八,攻克了京城,杀死刘景素,叛逆的同党全部被杀死。

  八月初十,封皇弟刘..为南阳王,刘嵩为新兴王,刘禧为始建王。

  九月初二,骁骑将军高道庆有罪,被赐命自杀。初三,车骑将军、扬州刺史安成王刘准晋升封号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冬季的十月初五,任命王僧虔为尚书右仆射。

  五年夏季的四月二十一日,豫州刺史阮佃夫、步兵校尉申伯宗、朱幼阴谋废立皇帝,都被处死。

  五月,地震。

  六月二十二日,处死司徒左长史沈勃、散骑常侍杜幼文、游击将军孙超之、长水校尉杜叔文。

  七月初七夜,后废帝在仁寿殿被刺杀,当时年龄十五岁。初八,皇太后命令贬废帝为苍梧郡王,埋葬在丹阳秣陵县郊外祭坛的西面。

  起初,后废帝出生的那天夜里,明帝梦见有人骑马,而马没有头和后脚,有人说:“这是太子。”等进了东宫,五六岁就能爬上油漆的帐竿,离地一丈多高,这样呆上半顿饭的功夫才下来。渐渐长大了,喜怒反常,身边的人稍有不合心意的便加以抽打,光着脚板蹲下或坐着。继承皇位以后,内部害怕皇后,外部害怕大臣,还没有能够放胆行事。自从加戴了皇冠,元徽三年,喜欢出入宫中只带着身边的人,有时十里、二十里,有时进入街市,遇到有人随口辱骂,则高兴地接受。元徽四年,无日不外出,与身边的解僧智、张五儿总是夜间开承明门外出,夜里出去,清晨返回;早晨出去,晚上归来,随从的人都拿着铁矛,男女行人和狗马牛驴只要遇上他们没有能幸免的。社会上的人们都很恐惧,白天不开门,路上没有行人。曾经只着一条小裤,不穿戴衣帽。有白色棍棒几十根,各有名号,钳凿锥锯,不离左右,用击脑、捶阴、剖心等方法杀人,每天都有几十个。常常见到卧尸流血,然后才感到快乐。身边的人见到后有皱眉的,废帝就命令他正直站立,用矛在他身上刺穿一个洞。曜灵殿上养了几十头驴,自己所骑的马,养在御床的旁边。他和右卫翼辇营中的女子私通,常常跟她一块出游,拿好几千钱作为酒肉费用。外出碰到结婚送葬的,就和赶车的伙计成群地聚在一起饮酒,求得快活。阮佃夫的心腹人张羊,受到阮佃夫的委任和信赖,阮佃夫失败后,他背叛逃走,又被捉住,废帝自己在承明门用车轮把他轧死。杀死杜延载、杜幼文,他亲自挥动铁矛,亲手分割他们的肉。他发觉孙超有蒜的气味,就剖开了他的肚子察看究竟。他拿着盾,骑着马,亲自前往玄武北湖将杜叔文刺死。孝武帝有二十八个儿子,明帝杀死了其中的十六个,剩余的都是由废帝杀死的。吴兴人沈勃有很多宝物,废帝前去抢劫,他挥着刀独自走在前面,左右的人还没有赶到,沈勃当时在住室中守丧,废帝望见了他,便把铁矛投了过去,没有投中;沈勃知道不能逃脱,用手抓住废帝的耳朵,唾他的脸并且骂道:“你的罪孽超过夏桀、商纣,被杀的日子不远了!”随即被害。废帝亲自将他用刀割肉。废帝曾经制造了一辆没有帷盖的露车,上面加篷,乘坐出入,随从的几十人,仪仗队在后面追赶,总是追不上;又各自害怕遇祸,也不敢追上,只是整好队形,在另外的地方观望罢了。凡是各种粗鄙事情,他过目就会,锻银、裁衣、作帽,无不精绝。他没有吹过諶,却拿来一吹就成韵调。他天性好杀,一天没事,就闷闷不乐。朝内外的人都很忧虑恐慌,朝不保夕。领军将军萧道成和直阁将军王敬则一同谋划对付他。

  七月初七,废帝化装出去到北湖,自己单马在前面走,仪仗队没有赶上,身旁张五儿的马落入湖中,废帝十分生气,自己骑马冲上去直刺张五儿的马,并把他用刀割死。他与身边的人表演羌胡伎取乐。又在蛮冈赛跳为赌,然后乘着露车,不再有仪仗队,便前往青园尼姑寺。晚上到新安寺去偷狗,然后在昙度道人那里煮了狗肉饮酒。杨玉夫平时非常得意,却忽然受到憎恶,废帝遇到了他就咬牙切齿,说道:“明天一定杀了你小子,取出你的肝肺。”这天夜晚是七夕,命令杨玉夫等待织女渡河,报告给自己,于是便和内人穿针完毕,喝得大醉,睡在仁寿殿东边的毡屋中。废帝出入没有禁卫,王敬则预先串通了杨玉夫、陈奉伯、杨万年等共二十五人,这天夜里,杨玉夫等废帝睡熟,到了二更的时候,与杨万年一同进入毡屋里边,取出了千牛刀把他杀死。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trbble.com/bookview/7267.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