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游戏

  陈本纪下

  高宗孝宣皇帝讳顼,字绍世,小字师利,始兴昭烈王第二 子也。梁中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满室。少宽容,多智 略。及长,美容仪,身长八尺三寸,垂手过膝,有勇力,善骑 射。武帝平侯景,镇京口,梁元帝征武帝子侄入侍,武帝遣帝 赴江陵。累官爲中书侍郎。时有军主李总与帝有旧,每同游处, 帝尝夜被酒,张灯而寐,总适出,寻反,乃见帝是大龙,便惊 走他室。魏平江陵,迁于长安。帝貌若不慧,魏将杨忠门客张 子煦见而奇之,曰:“此人虎头,当大贵也。”

  永定元年,遥袭封始兴郡王。文帝嗣位,改封安成王。天 嘉三年,自周还,授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置佐史。历位 司空、尚书令。废帝即位,拜司徒、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 光大二年正月,进位太傅,领司徒,加殊礼,剑履上殿。十一 月甲寅,慈训太后黜废帝爲临海王,以帝入缵皇统。

  是月,齐武成帝殂。

  太建元年春正月甲午,皇帝即位于太极前殿,大赦,改元。 文武赐位一阶,孝悌力田及爲父后者,赐爵一级,鳏寡不能自 存者,人赐谷五斛。复太皇太后尊号曰皇太后。立妃柳氏爲皇 后,世子叔宝爲皇太子。封皇子江州刺史康乐侯叔陵爲始兴王, 奉昭烈王祀。乙未,谒太庙。丁酉,分命大使,观省四方风俗。 以尚书仆射沈钦爲左仆射,度支尚书王劢爲右仆射。辛丑,祀 南郊。壬寅,封皇子建安侯叔英爲豫章王,丰城侯叔坚爲长沙 王。

  二月乙亥,耕藉田。

  夏五月甲午,齐人来聘。丁巳,以吏部尚书徐陵爲尚书右 仆射。 秋七月辛卯,皇太子纳妃沈氏,王公以下赐帛各有差。

  冬十月,新除左卫将军欧阳纥据广州反。辛未,遣开府仪 同三司章昭达讨之。

  二年春二月癸未,章昭达禽欧阳纥送都,斩于建康市,广 州平。 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广、衡二州。丁未,大 赦。又诏自讨周迪、华皎以来,兵所有死亡者,并令收敛,并 给棺槥,送还本乡。

  夏四月乙卯,临海王伯宗薨。戊寅,皇太后祔葬于万安陵。 五月壬午,齐人来吊。

  六月戊子,新罗国遣使朝贡。辛卯,大雨雹。乙巳,分遣 大使巡州郡,省冤屈。

  冬十一月辛酉,高丽国遣使朝贡。

  十二月癸巳,雷。

  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书右仆射徐陵爲尚书仆射。辛酉, 祀南郊。

  二月辛巳,祀明堂。丁酉,耕藉田。

  三月丁丑,大赦。

  夏四月壬辰,齐人来聘。

  五月辛亥,高丽、新罗、丹丹、天竺、盘盘等国并遣使朝 贡。

  六月丁亥,江阴王萧季卿以罪免。甲辰,封东中郎长沙王 府谘议参军萧彜爲江阴王。

  冬十月乙酉,周人来聘。

  十二月壬辰,司空章昭达薨。

  四年春正月丙午,以尚书仆射徐陵爲左仆射,中书监王劢 爲右仆射。

  二月乙酉,立皇子叔卿爲建安王。

  三月乙丑,扶南、林邑国并遣使朝贡。

  夏五月癸卯,尚书右仆射王劢卒。

  是月周人诛冢宰宇文护。

  秋八月辛未,周人来聘。

  九月庚子朔,日有蚀之。辛亥,大赦。丙寅,以故太尉徐 度,仪同三司杜棱、程灵洗配食武帝庙庭;故司空章昭达配食 文帝庙庭。

  冬十一月己亥,地震。

  是岁,周建德元年。

  五年春正月癸酉,以吏部尚书沈君理爲尚书右仆射,领吏 部。辛巳,祀南郊。

  二月辛丑,祀明堂。乙卯夜,有白气如虹,自北方贯北斗 紫宫。 三月壬午,以开府仪同三司吴明彻都督征讨诸军事,略地 北边。丙戌,西衡州献马生角。己丑,皇孙胤生,内外文武赐 帛各有差,爲父后者赐爵一级。

  夏六月癸亥,周人来聘。

  秋九月癸未,尚书右仆射沈君理卒。壬辰晦,夜明。

  冬十月己亥,以特进周弘正爲尚书右仆射。乙巳,吴明彻 克寿阳城,斩王琳,传首建邺,枭于朱雀航。

  十二月壬辰,诏熊昙朗、留异、陈宝应、周迪、邓绪等及 王琳首并还亲属,以弘广宥。乙巳,立皇子叔明爲宜都王,叔 献爲河东王。

  是岁,诸军略地,所在克捷。

  六年春正月壬戌,赦江右淮北诸州。甲申,周人来聘。高 丽国遣使朝贡。

  二月壬辰朔,日有蚀之。辛亥,耕藉田。

  夏四月庚子,彗星见。

  六月壬辰,尚书右仆射周弘正卒。

  冬十一月乙亥,诏北边行军之所,并给复十年。

  十二月戊戌,以吏部尚书王瑒爲尚书右仆射。

  七年春正月辛未,祀南郊。

  三月辛未,诏豫、二兖、谯、徐、合、霍、南司、定九州 及南豫、江、郢所部在江北诸郡,置云旗义士,往大军及诸镇 备防。 夏四月丙戌,有星孛于大角。庚寅,监豫州陈桃根献青牛, 诏以还百姓。乙未,桃根又上织成罗纹锦被表各二,诏于云龙 门外焚之。壬子,郢州献瑞锺六。

  六月丙戌,诏爲北行将士死王事者,克日举哀。壬辰,以 尚书右仆射王瑒爲尚书仆射。己酉,改作云龙、神兽门。

  秋八月癸卯,周人来聘。

  闰九月壬辰,都督吴明彻大破齐军于吕梁。是月,甘露频 降乐游苑。丁未,舆驾幸苑采甘露,宴群臣,诏于苑龙舟山立 甘露亭。

  冬十月己巳,立皇子叔齐爲新蔡王,叔文爲晋熙王。

  十二月壬戌,以尚书仆射王瑒爲左仆射,太子詹事陆缮爲 右仆射。甲子,南康郡献瑞锺一。

  八年春二月壬申,以开府仪同三司吴明彻爲司空。

  夏五月庚寅,尚书左仆射王瑒卒。

  六月甲寅,以尚书右仆射陆缮爲左仆射,新除晋陵太守王 克爲右仆射。

  秋九月戊戌,立皇子叔彪爲淮南王。

  九年春正月乙亥,齐主传位于其太子恒,自号太上皇。

  是月,周灭齐。

  二月壬子,耕藉田。

  秋七月己卯,百济国遣使朝贡。庚辰,大雨,震万安陵华 表。己丑,震慧日寺刹及瓦官寺重门,一女子震死。

  冬十月戊午,司空吴明彻破周将梁士彦于吕梁。

  十二月戊申,东宫成,皇太子移于新宫。

  十年春二月甲子,周军救梁士彦,大败司空吴明彻于吕梁, 及将卒皆见囚俘不反。

  三月辛未,震武库。丙子,分命衆军以备周。乙酉,大赦。

  夏四月庚戌,诏絓在军者,并赐爵二级。又诏御府堂署所 营造,礼乐仪服军器之外,悉皆停息。掖庭常供,王侯妃主诸 有奉恤者,并各量减。庚申,大雨雹。

  六月丁酉,周武帝崩。

  闰六月丁卯,大雨,震大皇寺刹、庄严寺露盘、重阳阁东 楼、千秋门内槐树及鸿胪府门。

  秋七月戊戌,新罗国遣使朝贡。

  八月戊寅,陨霜杀稻菽。

  九月乙巳,立方明坛于娄湖。戊申,以扬州刺史始兴王叔 陵兼王官伯,临盟。甲寅,幸娄湖,临誓衆。乙卯,分遣大使 以盟誓班下四方,以上下相警。

  冬十月戊子,以尚书左仆射陆缮爲尚书仆射。

  十二月乙亥,合州庐江蛮田伯兴出寇枞阳,刺史鲁广达讨 平之。 是岁,周宣政元年。

  十一年春正月丁酉,南兖州言龙见。

  二月癸亥,耕藉田。

  秋七月辛卯,初用大货六铢钱。

  八月丁卯,幸大壮观阅武。

  冬十月甲戌,以尚书仆射陆缮爲尚书左仆射,以祠部尚书 晋安王伯恭爲右仆射。十一月辛卯,大赦。戊戌,周将梁士彦 围寿阳,克之。辛亥,又克霍州。癸丑,以扬州刺史始兴王叔 陵爲大都督,总督水步衆军。

  十二月乙丑,南、北兖、晋三州及盱眙、山阳、阳平、马 头、秦、历阳、沛、北谯、南梁等九郡民并自拔向建邺。周又 克谯、北徐二州。自是淮南之地,尽归于周矣。己巳,诏非军 国所须,多所减损,归于俭约。

  是岁,周宣帝大象元年。

  十二年夏四月癸亥,尚书左仆射陆缮卒。己卯,大雩。壬 午,雨。

  五月癸巳,以尚书右仆射晋安王伯恭爲尚书仆射。己酉, 周宣帝崩。

  六月壬戌,大风,吹坏臯门中闼。

  秋八月己未,周郧州总管司马消难以所统九州八镇之地来 降。诏因以消难爲大都督,加司空,封随郡公。庚申,诏镇西 将军樊毅进督沔、汉诸军事。遣南豫州刺史任忠率衆趋历阳, 超武将军陈慧纪爲前军都督,趋南兖州。戊辰,以司空司马消 难爲大都督水陆诸军事。庚午,通直散骑常侍淳于陵克临江郡。 癸酉,智武将军鲁广达克郭默城。甲戌,大雨霖。丙子,淳于 陵克佑州城。

  九月癸未,周临江太守刘显光率衆来降。是夜,天东南有 声,如风水相激,三夜乃止。丁亥,周将王延贵率衆援历阳, 任忠击破之,禽延贵等。己酉,周广陵义军主曹药率衆来降。

  冬十月癸丑,大雨,震电。

  十二月庚辰,南徐州刺史河东王叔献薨。

  十三年春正月壬午,以中权将军、护军将军鄱阳王伯山即 本号开府仪同三司。以尚书仆射晋安王伯恭爲左仆射,吏部尚 书袁宪爲右仆射。

  二月乙亥,耕藉田。

  秋九月癸亥夜,大风从西北来,发屋拔树,大雨雹。

  冬十月壬寅,丹丹国遣使朝贡。

  十二月辛巳,彗星见西南。

  是岁,周静帝大定元年,逊位于隋文帝,改元开皇元年。

  十四年春正月己酉,上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时年五 十三。遗诏:“凡厥终制,事从省约,金银之饰,不以入圹, 明器皆用瓦。以日易月及公除之制,悉依旧准。在位百司,三 日一临。四方州镇,五等诸侯,各守所职,并停奔赴。”二月 辛卯,群臣上諡曰孝宣皇帝,庙号高宗 。癸巳,葬显宁陵。 帝之在田,本有恢弘之度,及居尊位,实允天人之属。于 时国步初弭,创痍未复,淮南之地,并入于齐。帝志复旧境, 意反侵地,强弱之形,理则县绝,犯斯不韪,适足爲禽。及周 兵灭齐,乘胜而举,略地还至江际,自此惧矣。既而修饰都城, 爲扞御之备,获铭云:“二百年后,当有痴人修破吾城者。” 时莫测所从云。

  后主讳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宣帝嫡长子也。梁承圣 二年十一月戊寅,生于江陵。明年,魏平江陵,宣帝迁于长安, 留后主于穰城。天嘉三年,归建邺,立爲安成王世子。光大二 年,累迁侍中。

  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爲皇太子。十四年正月甲寅,宣帝 崩。乙卯,始兴王叔陵构逆伏诛。丁巳,太子即皇帝位于太极 前殿,大赦,在位文武及孝悌力田爲父后者,并赐爵一级,孤 老鳏寡不能自存者,赐谷人五斛、帛二匹。癸亥,以侍中、丹 阳尹、长沙王叔坚爲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乙 丑,尊皇后爲皇太后。丁卯,立皇弟叔重爲始兴王,奉昭烈王 祀。己巳,立妃沈氏爲皇后。辛未,立皇弟叔俨爲寻阳王,叔 慎爲岳阳王,叔达爲义阳王,叔熊爲巴山王,叔虞爲武昌王。 甲戌,设无碍大会于太极前殿。

  三月癸亥,诏内外衆官九品以上,各荐一人。又诏求忠谠, 无所隐讳。己巳,以新除翊左将军永阳王伯智爲尚书仆射。

  夏四月丙申,立皇子永康公胤爲皇太子,赐天下爲父后者 爵一级,王公以下赉帛各有差。庚子,诏:“镂金银薄、庶物 化生、土木人、彩华之属,及布帛短狭轻疏者,并伤财废业, 尤成蠹患。又僧尼道士,挟邪左道,不依经律,人间淫祀祅书 诸珍怪事,详爲条制,并皆禁绝。”

  秋七月辛未,大赦。是月,自建邺至荆州,江水色赤如血。

  八月癸未,天有声如风水相激。乙酉夜,又如之。

  九月丙午,设无碍大会于太极前殿,舍身及乘舆御服,大 赦。辛亥夜,天东北有声如虫飞,渐移西北。丙寅,以骠骑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爲司空,征南将军、 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至德元年春正月壬寅,大赦,改元。以征南将军、江州刺 史豫章王叔英爲中卫大将军;以司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扬州刺史长沙王叔坚爲江州刺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 司、东扬州刺史司马消难进号车骑将军。癸卯,立皇子深爲始 安王。 秋八月丁卯,以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沙王叔坚爲司 空。

  九月丁巳,天东南有声如虫飞。

  冬十一月丁酉,立皇弟叔平爲湘东王,叔敖爲临贺王,叔 宣爲阳山王,叔穆爲西阳王,叔俭爲南安王,叔澄爲南郡王, 叔兴爲沅陵王,叔韶爲岳山王,叔纯爲新兴王。

  十二月丙辰,头和国遣使朝贡。司空、长沙王叔坚有罪免。 戊午夜,天开,自西北至东南,其内有青黄杂色,隆隆若雷声。

  二年春正月丁卯,分遣大使,巡省风俗。癸巳,大赦。

  夏五月戊子,以吏部尚书江总爲尚书仆射。

  秋七月壬午,皇太子加元服,在位文武赐帛各有差。孝悌 力田爲父后者,赐爵一级;鳏寡癃老不能自存者,人谷五斛。

  冬十一月丙寅,大赦。是月,盘盘、百济国并遣使朝贡。

  三年春正月戊午朔,日有蚀之。庚午,镇左将军长沙王叔 坚即本号开府仪同三司。

  三月辛酉,前丰州刺史章大宝举兵反。

  夏四月庚戌,丰州义军主陈景详斩大宝,传首建邺。

  冬十月己丑,丹丹国遣使朝贡。

  十一月己未,诏修复仲尼庙。辛巳,幸长干寺,大赦。

  十二月癸卯,高丽国遣使朝贡。

  是岁,梁明帝殂。

  四年春正月甲寅,诏王公以下各荐所知,无隔舆皁。 二月丙申,立皇弟叔谟爲巴东王,叔显爲临江王,叔坦爲 新会王,叔隆爲新甯王。

  夏五月丁巳,立皇子庄爲会稽王。

  秋九月甲午,幸玄武湖,肄舻舰阅武。丁未,百济国遣使 朝贡。

  冬十月癸亥,以尚书仆射江总爲尚书令,吏部尚书谢侑爲 尚书仆射。

  十一月己卯,大赦。 祯明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乙未,地震。 秋九月庚寅,梁太傅安平王萧岩、荆州刺史萧瓛,遣其都 官尚书沈君公诣荆州刺史陈慧纪请降。辛卯,岩等帅其文武官 男女济江。甲午,大赦。

  冬十一月丙子,以萧岩爲平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 州刺史。丁亥,以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豫章王叔英爲兼 司徒。

  十二月丙辰,以前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 史鄱阳王伯山爲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二年春正月辛巳,立皇子恮爲东阳王,恬爲钱唐王。

  夏四月戊申,有群鼠无数,自蔡洲岸入石头,渡淮至于青 塘两岸,数日自死,随流出江。是月,郢州南浦水黑如墨。

  五月甲午,东冶铸铁,有物赤色,大如数升,自天坠鎔所, 有声隆隆如雷,铁飞出墙外,烧人家。

  六月戊戌,扶南国遣使朝贡。庚子,废皇太子胤爲吴兴王, 立扬州刺史始安王深爲皇太子。辛丑,以太子詹事袁宪爲尚书 仆射。丁巳,大风自西北激涛水入石头城,淮渚暴溢,漂没舟 乘。

  冬十月己亥,立皇子藩爲吴王。己酉,幸莫府山,大校猎。

  十一月丁卯,诏克日于大政殿讯狱。丙子,立皇弟叔荣爲 新昌王,叔匡爲太原王。

  初隋文帝受周禅,甚敦邻好,宣帝尚不禁侵掠。太建末, 隋兵大举,闻宣帝崩,乃命班师,遣使赴吊,修敌国之礼,书 称姓名顿首。而后主益骄,书末云:“想彼统内如宜,此宇宙 清泰。”隋文帝不说,以示朝臣。清河公杨素以爲主辱,再拜 请罪,及襄邑公贺若弼并奋求致讨。后副使袁彦聘隋,窃图隋 文帝状以归,后主见之,大骇曰:“吾不欲见此人。”每遣间 谍,隋文帝皆给衣马,礼遣以归。

  后主愈骄,不虞外难,荒于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嬖佞珥 貂者五十人,妇人美貌丽服巧态以从者千馀人。常使张贵妃、 孔贵人等八人夹坐,江总、孔范等十人预宴,号曰“狎客”。 先令八妇人襞采笺,制五言诗,十客一时继和,迟则罚酒。君 臣酣饮,从夕达旦,以此爲常。而盛修宫室,无时休止。税江 税市,征取百端。刑罚酷滥,牢狱常满。

  覆舟山及蒋山柏林,冬月常多采醴,后主以爲甘露之瑞。 前后灾异甚多。有神自称老子,游于都下,与人对语而不见形, 言吉凶多验,得酒辄釂之,经三四年乃去。船下有声云“明年 乱”。视之,得婴儿长三尺而无头 。蒋山衆鸟鼓两翼以拊膺, 曰“奈何帝!奈何帝!”又建邺城无故自坏 。青龙出建阳门, 井涌雾,赤地生黑白毛,大风拔朱雀门,临平湖草旧塞,忽然 自通。后主又梦黄衣人围城,乃尽去绕城橘树。又见大蛇中分, 首尾各走。夜中索饮,忽变爲血。有血沾阶至于坐床头而火起。 有狐入其床下,捕之不见。以爲祅,乃自卖于佛寺爲奴以禳之。 于郭内大皇佛寺起七层塔,未毕,火从中起,飞至石头,烧死 者甚衆。又采木湘州,拟造正寝,筏至牛渚矶,尽没水中,既 而渔人见筏浮于海上。起齐云观,国人歌曰:“齐云观,寇来 无际畔。”始北齐末,诸省官人多称省主,未几而灭。至是举 朝亦有此称,识者以爲省主,主将见省之兆。

  隋文帝谓仆射高熲曰:“我爲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 不拯之乎?”命大作战船。人请密之,隋文帝曰:“吾将显行 天诛,何密之有!使投柿于江,若彼能改,吾又何求。”及纳 梁萧瓛、萧岩,隋文愈忿,以晋王广爲元帅,督八十总管致讨。 乃送玺书,暴后主二十恶。又散写诏书,书三十万纸,遍喻江 外。

  诸军既下,江滨镇戍相继奏闻。新除湘州刺史施文庆、中 书舍人沈客卿掌机密,并抑而不言。

  初萧岩、萧瓛之至也,德教学士沈君道梦殿前长人,朱衣 武冠,头出栏上,攘臂怒曰:“那忽受叛萧误人事。”后主闻 之,忌二萧,故远散其衆,以岩爲东扬州刺史,瓛爲吴州刺史。 使领军任忠出守吴兴郡,以襟带二州。使南平王嶷镇江州,永 嘉王彦镇南徐州。寻召二王赴期明年元会,命缘江诸防船舰, 悉从二王还都爲威势,以示梁人之来者,由是江中无一斗船。 上流诸州兵,皆阻杨素军不得至。都下甲士尚十余万人。及闻 隋军临江,后主曰:“王气在此,齐兵三度来,周兵再度至, 无不摧没。虏今来者必自败。”孔范亦言无渡江理。但奏伎纵 酒,作诗不辍。

  三年春正月乙丑朔,朝会,大雾四塞,入人鼻皆辛酸。后 主昏睡,至晡时乃罢。是日,隋将贺若弼自北道广陵济,韩擒 趋横江济,分兵晨袭采石,取之。进拔姑孰,次于新林。时弼 攻下京口,缘江诸戍望风尽走,弼分兵断曲阿之冲而入。丙寅, 采石戍主徐子建至告变。戊辰,乃下诏曰:“犬羊陵纵,侵窃 郊畿,蜂虿有毒,宜时扫定,朕当亲御六师,廓清八表,内外 并可戒严。”于是以萧摩诃爲皇畿大都督,樊猛爲上流大都督, 樊毅爲下流大都督,司马消难、施文庆并爲大监军,重立赏格, 分兵镇守要害,僧尼道士尽皆执役。

  庚午,贺若弼攻陷南徐州。辛未,韩擒又陷南豫州。隋军 南北道并进。辛巳,贺若弼进军锺山,顿白土冈之东南,衆军 败绩。弼乘胜进军宫城,烧北掖门。是时,韩擒率衆自新林至 石子冈,镇东大将军任忠出降擒,仍引擒经朱雀航趣宫城,自 南掖门入。城内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书仆射袁宪、后合舍人 夏侯公韵侍侧。宪劝端坐殿上,正色以待之。后主曰:“锋刃 之下,未可及当,吾自有计。”乃逃于井。二人苦谏不从,以 身蔽井,后主与争久之方得入。沈后居处如常。太子深年十五, 闭合而坐,舍人孔伯鱼侍焉。戍士叩合而入,深安坐劳之曰: “戎旅在涂,不至劳也。”既而军人窥井而呼之,后主不应。 欲下石,乃闻叫声。以绳引之,惊其太重,及出,乃与张贵妃、 孔贵人三人同乘而上。隋文帝闻之大惊。开府鲍宏曰:“东井 上于天文爲秦,今王都所在,投井其天意邪。”先是江东谣多 唱王献之桃叶辞,云:“桃叶复桃叶,度江不用烜,但度无所 苦,我自接迎汝。”及晋王广军于六合镇,其山名桃叶,果乘 陈船而度。丙戌,晋王广入据台城,送后主于东宫。

  三月己巳,后主与王公百司,同发自建邺,之长安。隋文 帝权分京城人宅以俟,内外修整,遣使迎劳之,陈人讴咏,忘 其亡焉。使还奏言:“自后主以下,大小在路,五百里累累不 绝。”隋文帝嗟叹曰:“一至于此。”及至京师,列陈之舆服 器物于庭,引后主于前,及前后二太子、诸父诸弟衆子之爲王 者,凡二十八人;司空司马消难、尚书令江总、仆射袁宪、骠 骑萧摩诃、护军樊毅、中领军鲁广达、镇军将军任忠、吏部尚 书姚察、侍中中书令蔡征、左卫将军樊猛,自尚书郎以上二百 余人,文帝使纳言宣诏劳之。次使内史令宣诏让后主,后主伏 地屏息不能对,乃见宥。隋文帝诏陈武、文、宣三帝陵,总给 五户分守之。

  初,武帝始即位,其夜奉朝请史普直宿省,梦有人自天而 下,导从数十,至太极殿前,北面执玉策金字曰:“陈氏五帝 三十二年。”及后主在东宫时,有妇人突入,唱曰“毕国主”。 有鸟一足,集其殿庭,以嘴画地成文,曰:“独足上高台,盛 草变爲灰,欲知我家处,朱门当水开。”解者以爲独足盖指后 主独行无衆,盛草言荒秽,隋承火运,草得火而灰。及至京师, 与其家属馆于都水台,所谓上高台当水也。其言皆验。或言后 主名叔宝,反语爲“少福”,亦败亡之征云。

  既见宥,隋文帝给赐甚厚,数得引见,班同三品。每预宴, 恐致伤心,爲不奏吴音。后监守者奏言:“叔宝云,‘既无秩 位,每预朝集,愿得一官号’。”隋文帝曰:“叔宝全无心肝。” 监者又言:“叔宝常耽醉,罕有醒时。”隋文帝使节其酒, 既而曰:“任其性;不尔,何以过日。”未几,帝又问监者叔 宝所嗜。对曰:“嗜驴肉。”问饮酒多少?对曰:“与其子弟 日饮一石。”隋文帝大惊。及从东巡,登芒山,侍饮,赋诗曰: “日月光天德,山川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 并表请封禅,隋文帝优诏谦让不许。后从至仁寿宫,常侍宴, 及出,隋文帝目之曰:“此败岂不由酒;将作诗功夫,何如思 安时事。当贺若弼度京口,彼人密啓告急,叔宝爲饮酒,遂不 省之。高熲至日,犹见啓在床下,未开封。此亦是可笑,盖天 亡也。昔苻氏所征得国,皆荣贵其主。苟欲求名,不知违天命, 与之官,乃违天也。”

  隋文帝以陈氏子弟既多,恐京下爲过,皆分置诸州县,每 岁赐以衣服以安全之。

  后主以隋仁寿四年十一月壬子,终于洛阳,时年五十二。 赠大将军,封长城县公,諡曰炀。葬河南洛阳之芒山。

  论曰:陈宣帝器度弘厚,有人君之量。文帝知冢嗣仁弱, 早存太伯之心,及乎弗悆,咸已委托矣。至于缵业之后,拓土 开疆,盖德不逮文,智不及武,志大不已,晚致吕梁之败,江 左日蹙,抑此之由也。后主因削弱之余,锺灭亡之运,刑政不 树,加以荒淫。夫以三代之隆,历世数十,及其亡也,皆败于 妇人。况以区区之陈,外邻明德,覆车之迹,尚且追踪叔季, 其获支数年,亦爲幸也。虽忠义感慨,致恸井隅,何救麦秀之 深悲,适足取笑乎千祀。嗟乎!始梁末童谣云:“可怜巴马子, 一日行千里。不见马上郎,但见黄尘起。黄尘汙人衣,皁荚相 料理。”及僧辩灭,群臣以谣言奏闻,曰:僧辩本乘巴马以击 侯景,马上郎,王字也,尘谓陈也;而不解皁荚之谓。既而陈 灭于隋,说者以爲江东谓羖羊角爲皁荚,隋氏姓杨,杨,羊也, 言终灭于隋。然则兴亡之兆,盖有数云。

上一章』『南史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南史 本纪卷十译文

陈高宗孝宣皇帝名叫陈顼,字叫绍世,小字叫师利,是始兴昭烈王的第二个儿子。梁朝的中大通二年(530)七月辛酉日生,当时有红光满室。少年的时候性格宽容,多智慧谋略。长大以后,容貌俊美,…展开

  陈高宗孝宣皇帝名叫陈顼,字叫绍世,小字叫师利,是始兴昭烈王的第二个儿子。梁朝的中大通二年(530)七月辛酉日生,当时有红光满室。少年的时候性格宽容,多智慧谋略。长大以后,容貌俊美,身高八尺三寸,垂手过膝,勇猛有力,善于骑射。武帝平定侯景,镇守京口,梁元帝征调武帝的子侄入朝服务,武帝派文帝前往江陵。逐步升迁为中书侍郎。当时有一个军队主将李总和宣帝有旧交,常常一同游玩相处,文帝曾经有一次夜里喝醉了酒,点着灯睡着了,李总正好出去,过了一会回来,却见宣帝是一条大龙,于是十分惊恐地逃到其他房子里去了。魏朝平灭了江陵,陈朝迁都到长安。文帝外貌好像不太聪慧,魏朝将领杨忠的门客张子煦见到后认为他十分奇特,说:“这人是个虎头,一定会成为大贵之人。”

  永定元年(557),在远方袭位受封为始兴郡王。文帝继承王位,改封他为安成王。天嘉三年(562),从周朝归来,被任命为侍中、中书监、中卫将军,安置了下属官吏佐史。曾历任司空、尚书令。废帝即位后,被封为司徒、录尚书、都督中外诸军事。光大二年(568)正月,晋升职位为太傅,兼司徒,加封享受特殊礼遇,可以佩剑穿履朝见皇帝。十一月二十三日,慈训太后废黜废帝为临海王,让宣帝入宫继承皇帝世系。

  本月,齐朝的武成帝去世。

  太建元年(569)春季的正月初四,宣帝在太极前殿即位,实行大赦,改换年号。文武官员各赐官位一级,孝顺父兄、努力耕田以及做父亲较晚的,赐爵位一级,老而无妻、老而无夫不能自己生存的,每人赐谷五斛。恢复太皇太后的尊号仍为皇太后。立皇妃柳氏为皇后,世子陈叔宝为皇太子。封皇子江州刺史康乐侯陈叔陵为始兴王,敬奉祭祀昭烈王。初五,拜谒太庙。初七,分别任命大使观察了解四方风俗民情。封尚书仆射沈钦为左仆射、度支尚书王劢为右仆射。十一日,在南郊祭祀天地。十二日,封皇子建安侯陈叔英为豫章王、丰城侯陈叔坚为长沙王。

  宣帝在未即帝位以前,本来具有非常宏大的气度,登基以后,确实担当起了上天和世人的托付。当时国家刚刚消除祸乱,创伤尚未恢复,淮南地区都入了齐朝。宣帝立志恢复旧时的边界,并且决心反攻北侵齐地,当时的强弱对比,显然十分悬殊,犯了这样的错误,自然就容易被敌方战胜。后来周兵灭了齐朝,乘胜发兵南下,侵占土地很快就到了长江沿岸,从此十分恐惧。随后就修整国都的城墙,作为防御的准备,由此获得的铭文中说:“二百年以后,应当会有痴人修整和破掉我的城池。”据说当时的人们都不知道他将如何对付。

  后主名叫叔宝,字元秀,小字黄奴,是宣帝的嫡长子。梁朝承圣二年(553)十一月二十日,出生在江陵。第二年,魏朝平灭了江陵,宣帝迁都到长安,把后主留在穰城。天嘉三年(562),回到建邺,立为安成王的世子。光大二年(568),逐步升迁为侍中。

  太建元年(569)正月初四,立为皇太子。十四年(582)正月初十,宣帝逝世。十一日,始兴王陈叔陵企图纂位,被杀死。十三日,太子在太极前殿即皇帝位,实行大赦,在位的文武官员以及孝顺友爱、努力耕田、做父亲较晚的人,都赐给爵位一级,孤老鳏寡不能独立生活的,每人赐谷五斛、帛二疋。十九日,以侍中、丹阳尹、长沙王陈叔坚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二十一日,尊皇后为皇太后。二十三日,立皇弟陈叔重为始兴王,祭祀昭烈王。二十五日,立妃子沈氏为皇后。二十七日,立皇弟陈叔俨为寻阳王,陈叔慎为岳阳王,陈叔达为义阳王,陈叔熊为巴山王,陈叔虞为武昌王。三十日,在太极前殿设立以布施为中心的佛家法会———无碍大会。

  三月十九日,诏令朝内外众官员凡在九品以上的,各举荐一人。又下诏征求忠正言论,不要有什么隐瞒忌讳。十五日,以新任命的翊左将军永阳王陈伯智为尚书仆射。

  夏季的四月二十三日,立皇子永康公陈胤为皇太子,赐天下做父亲较晚的人爵位一级,王公以下赏帛多少不等。二十七日,发出诏令说:“镂金银帘、婴儿蜡像、土木人、彩花之类,以及短窄轻稀的布帛,都是损伤财物毁坏生产的,尤其成为弊端。又僧尼道士,搞歪门邪道,不依照经典律条,社会上的胡乱祭祀、妖邪书籍等奇怪现象,都要详细制定条例,一概加以禁绝。”

  秋季的七月二十九日,实行大赦。本月,从建邺到荆州,江水象血一样颜色赤红。

  八月十二日,天空中有声音好像是风和水互相激荡。十四日,再次发生。

  九月初五,在太极前殿设无碍大会,舍身苦行,不用车子和御服。实行大赦。初十夜,天空东北有像昆虫飞的声音,渐渐移向西北。二十五日,任命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陈叔坚为司空,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陈叔英在本官号上加封开府仪同三司。

  至德元年(583)春季的正月初三,实行大赦,改换年号。任命征南将军、江州刺史豫章王陈叔英为中卫大将军;任命司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长沙王陈叔坚为江州刺史,征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司马消难晋升称号为车骑将军。初五,立皇子陈琛为始安王。

  秋季的八月初一,任命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长沙王陈叔坚为司空。

  九月二十二日,天空的东南方有如同虫飞的声音。

  冬季的十一月初三,立皇弟陈叔平为湘东王,陈叔敖为临贺王,陈叔宣为阳山王,陈叔穆为西阳王,陈叔俭为安南王,陈叔澄为南郡王,陈叔兴为沅陵王,陈叔韶为岳山王,陈叔纯为新兴王。

  十二月二十三日,头和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司空、长沙王陈叔坚有罪而被免职。二十五日夜,天空裂开,自西北至东南,它的内部有青黄等各种颜色,隆隆地响,好像是雷声。

  二年春季的正月初四,分别派遣大使,巡察社会风俗。三十日,实行大赦。

  夏季的五月二十七日,任命吏部尚书江总为尚书仆射。

  秋季的七月二十二日,皇太子加冠冕,在位的文武官员赐帛数量不等。孝顺友爱、努力耕田和为父较晚的,赐爵位一级;鳏寡病老不能自己生活的,每人赠谷五斛。

  冬季的十一月初八,实行大赦。本月,盘盘、百济国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

  三年春季的正月初一,发生日食。十三日,镇左将军长沙王陈叔坚依本官号加封开府仪同三司。

  三月初五,前丰州刺史章大宝起兵反叛。

  夏季的四月二十四日,丰州义军的军主陈景祥杀死章大宝,把人头传送到建邺。

  冬季的十月初六,丹丹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

  十一月初七,诏令修复孔子庙。二十九日,视察长干寺,实行大赦。

  十二月二十一日,高丽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

  本年,梁明帝逝世。

  四年春季的正月初三,诏令王公以下官员各自举荐所了解的贤人,不计较身份的低微。

  二月十五日,立皇弟陈叔谟为巴东王,陈叔显为临江王,陈叔坦为新会王,陈叔隆为新宁王。

  夏季的五月初七,立皇子陈庄为会稽王。

  秋季的九月十七日,驾临玄武湖,视察军舰检阅军队。三十日,百济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

  冬季的十月十六日,任命尚书仆射江总为尚书令,吏部尚书谢亻由为尚书仆射。

  十一月初三,实行大赦。

  祯明元年(587)春季的正月初三,实行大赦,改换年号。二十日,发生地震。

  秋季的九月十八日,梁朝的太傅安平王陈岩、荆州刺史萧王献,派遣他们的都官尚书沈君公到荆州刺史陈慧纪那里请求投降。十九日,萧岩等率领他们的文武官员和男女众人渡过长江。二十二日,实行大赦。

  冬季的十一月初五,任命萧岩为平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十六日,任命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豫章王陈叔英为兼司徒。

  十二月十六日,任命前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扬州刺史鄱阳王陈伯山为镇卫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二年春季的正月十一日,立皇子陈籉为东阳王,陈恬为钱塘王。

  夏季的四月初十,有一大群老鼠无数只,从蔡州的江岸进入石头城,渡过淮河到达青塘两岸,不几天自己死去,随着长江流水漂出长江。本月,郢州的南浦水黑得像墨一样。

  五月二十六日,东冶铸造铁器,有一个赤色的东西,有几升大小,从天上落到了熔炉中,发出像雷一样的隆隆声,铁器又飞出墙外,烧了居民的宅院。

  六月初一,扶南国派遣使者前来朝贡。初三,把皇太子陈胤废黜为吴兴王,立扬州刺史始安王陈琛为皇太子。初四,任命太子詹事袁宪为尚书仆射。二初十,大风从西北激起浪涛,水进入石头城,淮河暴涨,淹没了舟船。

  冬季十月初三,立皇子陈藩为吴王。十三日,驾临莫府山,进行大型狩猎。

  十一月初二,诏令限定日期在大政殿审理案件。十一日,立皇弟陈叔荣为新昌王,陈叔匡为太原王。

  起初隋文帝受周朝的禅让,十分努力与邻邦修好,宣帝并不怎么防范侵掠。太建末年,隋兵大举行动,听说宣帝去世,便命令回军,派遣使者前往吊祭,用平等国家的礼节,书信称姓名顿首,而后主越发骄傲,在书信的末尾说:“想来你们那里统驭内部如果适当,这宇宙就会清静太平。”隋文帝很不高兴,把它拿给朝臣看。清河公杨素认为这是君主的耻辱,跪拜请罪,他和襄邑公贺若弼都奋力要求兴兵讨伐。后来副使袁彦到隋朝聘问,私下里把隋文帝的相貌画下来带回朝中,后主见了,大惊说:“我不愿意见到这个人。”每次陈朝派遣间谍,隋文帝都送给衣服马匹,以礼相待,打发他们返回。

  后主更加骄傲了,不担心境外的患难,荒于酒色,不问政事,左右得到宠幸、带玉耳饰穿貂皮衣的小人有五十个,跟随身边的容貌美丽、衣服华艳、姿态巧媚的女子一千多人。经常让张贵妃、孔贵人等八人夹坐在两边,江总、孔范等十人一起宴饮,号称“狎客”。首先让八个妇人折叠彩纸,自己写一首五言诗,十个文人同时接续唱和,谁迟了就罚酒。君臣酣饮,从晚上直到早晨,以此作为常事。他还大修宫室,无休无止。在江面和市场上征税,名目百种,刑罚严酷繁多,牢狱经常塞满。

  覆舟山和蒋山的柏树林,冬季常常有许多汁液泌出,后主认为是祥瑞的甘露。在这前后灾害很多。有个神人自称是老子,漫游京城,和人对面说话而不见身影,预言吉凶大多应验,得到酒就喝光,过了三四年才离去。有一只船的下面有声音说“明年乱”。仔细一看,有一个婴儿,身长三尺而没有头。蒋山的各种鸟扇动着两个翅膀来呼应,说“奈何帝!奈何帝”!又建邺城无故自己损坏。有青龙飞出建阳门,井中涌出雾气,干旱而不生五谷的地上生出黑白毛,大风吹毁了朱雀门,临平湖中的草原来阻塞,忽然自己畅通。后主又梦见有穿黄衣服的人围城,于是便全部除掉了环绕城市的橘树。又看见一条大蛇从中间分开,头尾各自行走。他在夜里要酒喝,忽然却变成了血。有血洒在台阶上,又弄到坐床的头上而起火。有狐狸钻入他的床下,去捉它却又看不见了。后主以为是反常的妖异,于是便自己卖身到佛寺中为奴来消灾。他在外城内大皇佛寺建了一座七层塔,还没有建成,火从里面烧起来,飞到石头城,烧死的人很多。又在湘州采伐木材,准备建造正寝,木筏行到牛渚矶,全部沉没在水中,不久一个渔夫看见木筏漂在海上。新盖起了一座齐云观,京城的人有歌谣说:“齐云观,寇来无际畔。”当初在北齐末年,各台省的长官多称为省主,不久就灭亡了。到现在整个朝廷也有这种说法,有识者认为省主,就是主将被省的征兆。

  隋文帝对仆射高赹说:“我是百姓的父母,难道可以被一衣带水阻隔而不去拯救他们吗?”就命令大造战船。有人请求保守秘密,隋文帝说:“我将要公开按照天意进行讨伐,有什么秘密要保?让人把削下的木片投到江中,如果他们能改悔,我又有什么要求?”等到接受了萧王献、萧岩的投降,隋文帝越发愤怒,以晋王杨广为元帅,督统八十总管进行讨伐。派人送去了盖有玉玺的信,揭露后主的二十条罪恶。又散发诏书,写成三十万张,遍撒江外,让人们都知道。

  各路军队沿江而下,江边镇守的军将相继奏知朝廷。新任命的湘州刺史施文庆、中书舍人沈客卿掌管机密,都把情报扣下而不上报。

  起初萧岩、萧王献前来,德教学士沈君道梦见殿前有个高个子的人,红衣服武士冠,头露出栏杆上面,捋起袖子愤怒地说:“怎么忽然被叛徒萧氏误了大事!”后主听说后,很忌讳二萧,所以把他们的兵众远远地分散开,以萧岩为东扬州刺史,萧王献为吴州刺史。让领军任忠出京任吴兴郡太守,以便像襟带一样环绕二州。派南平王陈嶷镇守江州,永嘉王陈彦镇守南徐州。不久又召二王赶回来准备明年元旦皇帝朝见群臣的元会,命令沿江的各防御舰船,全部跟随二王回到京城来造成威势,用以显示给前来的梁人看,因此江中已经没有一只战船。上游各州的兵,都因为在阻止杨素的军队而不能到来。京城的带甲战士还有十余万人。等到听说隋军到了江中,后主说:“王气在此,齐兵三度来犯,周兵两次到达,无不被摧毁。敌人现在来侵,必然自遭失败。”孔范也说没有渡江的可能。只是继续观看伎人奏乐和纵情饮酒,共同作诗不停。

  祯明三年春季的正月初一,举行朝会,大雾弥漫四方,进入人的鼻孔都感到酸辣。后主昏然睡去,到傍晚时候才醒。这一天,隋将贺若弼从北面的广陵渡江,韩擒虎前往横江渡江,分兵于清晨袭击采石,将它攻占。又进军占领姑熟,驻扎在新林。当时贺若弼攻下京口,沿江各个据点的守军全都望风逃走,贺若弼分兵截断曲阿的要冲而攻入。初二,采石的守军主将徐子建赶到,报告了情况的变化。初四,下诏书说:“鬼子猖狂,已侵占近郊,蜂蝎有毒,应及时扫除,朕一定要亲自率领六军,肃清八方敌寇,京城内外全部可以戒严。”于是任命萧摩诃为皇畿大都督,樊猛为上游大都督,樊毅为下游大都督,司马消难、施文庆都为大监军,重重地立下赏格,分兵镇守要害,僧尼道士全都参加服务。

  初六,贺若弼攻陷南徐州。初七,韩擒虎又攻陷了南豫州。隋军南北道并进。十七日,贺若弼进军钟山,驻扎在白土冈的东南面,众军溃败。贺若弼乘胜进军宫城,火烧北掖门。这时候,韩擒虎率领军兵从新林到石子冈,镇东大将军任忠出城投降韩擒虎,又引导韩擒虎经过朱雀航奔向宫城,从南掖门进入。城内文武百官都逃出去了,只有尚书仆射袁宪、后阁舍人夏侯公韵在旁边侍候。袁宪劝他端坐在殿上,面色严肃地等待他们。后主说:“刀剑砍下来,来不及抵挡,我自有办法。”便逃到了井里。两人苦苦劝谏而不听从,就用身体把井挡住,后主与他们争了好久才得以进入。沈皇后的居住、举止和平时一样。太子陈琛年龄十五岁,关上门坐在里边,舍人孔伯鱼在旁边侍候。军士敲门闯入,陈琛安然坐在那里慰劳他们说:“军旅长在路途中,没有能够前去慰劳。”随后军人窥视井中而进行呼叫,后主不答应。后来要把石头投下去,才听到叫声。他们用绳子往上拉他,很惊奇他体重过大,等到出来一看,原来是与张贵妃、孔贵人三个人一同乘着绳子上来。隋文帝听说后非常吃惊。开府鲍宏说:“东井在天文上的分野是秦地,现在是京城所在的地方,投井大概是天意吧!”先前江东民谣经常唱王献之的《桃叶辞》,说:“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等到晋王杨广驻军在六合镇,那座山叫做桃叶,果然是乘坐着陈朝的船渡江的。二十二日,晋王杨广进入并占据台城,把后主送到了东宫。

  三月初六,后主和王公百官,一同从建邺出发,前往长安。隋文帝临时分出京城居民的房舍来等候他们,内外修整,派遣使者迎接和慰劳他们,陈朝人讴歌咏叹,忘记了他们的亡国。使者回来上奏说:“从后主往下,大大小小走在路上,五百里绵绵不绝。”隋文帝叹息说:“竟然到了这种地步。”等到了京城,把陈朝的车服器物摆放在庭院中,引导后主走到前面,还有前后两个太子、各个叔伯兄弟儿子当中做王的,共二十八人;司空司马消难、尚书令江总、仆射袁宪、骠骑萧摩诃、护军樊毅、中领军鲁广达、镇军将军任忠、吏部尚书姚察、侍中中书令蔡征、左卫将军樊猛,自尚书郎以上二百多人,文帝让纳言宣读诏书慰劳他们。然后又让内史令宣读诏书指责后主,后主伏在地上屏住呼吸不能对答,才被宽免。隋文帝诏令陈朝的武、文、宣三个皇帝的陵墓,总共派给五户分别守护。

  起初,武帝刚即位,当天夜里奉朝请史普在殿中值勤,梦见有人从天上下来,引导和随从的人有几十个,到了太极殿前面,面向北方拿着玉册金字说:“陈氏五个皇帝共三十二年。”后来后主在东宫的时候,有个妇女突然进来,唱道:“毕国主。”有一群鸟都是一只脚,聚集在他的大殿庭院中,用嘴划地成为文字,说:“独足上高台,盛草变为灰,欲知我家处,朱门当水开。”能解的人认为独足就是指后主独自行事没有群众,盛草是说荒芜,隋朝承的是火运,草得到火而变为灰,等到了京城,和他的家属在都水台建立馆舍,就是所谓上高台挡水了。那些话都应验了。还有人说后主名叫叔宝,反语为“少福”,也是败亡的征兆。

  后主被宽免以后,隋文帝赐给的东西十分丰厚,多次得到引见,等级和三品官相同。常常参加宴会,恐怕会引起他的伤心,所以不奏吴地音乐。后来监管者上奏道:“陈叔宝说:‘现在没有官职级别,又常常参加朝廷的集会,所以希望得到一个官号。’”隋文帝说:“陈叔宝全无心肝。”监管者又说:“陈叔宝经常沉醉,很少有醒的时候。”隋文帝让人节制他的酒量,稍后又说:“随他的性子吧,不然,怎么过日子呢?”不久,文帝又问监管者陈叔宝嗜好什么东西。回答说:“爱吃驴肉。”问他饮酒多少,回答说:“和他的子弟每天饮一石。”隋文帝大惊。后来随从东巡,登芒山,陪同饮酒,并且赋诗说:“日月光天德,山川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东封书。”并且上表请求封禅,隋文帝宽厚地下诏谦让而不答应。后来跟随到了仁寿宫,常常陪从宴会,等他出去,隋文帝看着他说:“这样的失败还不是因为酒么,用那些作诗的功夫,何如考虑安定天下大事!当贺若弼渡过京口的时候,那边的人秘密写信告急,陈叔宝为了饮酒,便没有看它,高赹到的时候,还看见信放在床下边,没有打开信封。这也是可笑的,看来是天意要它灭亡的。从前苻氏征伐取得各个国家,都是让它的国主荣华富贵。如果想要求名,就不知道违背天命,给他官做,就是违背天命的。”

  隋文帝因为陈氏的子弟太多,恐怕京城难以安排,都分别给安置在各个州县,每年赐给衣服以安抚和保全他们。

  后主于隋朝的仁寿四年(604)十一月二十日,在洛阳去世,当时年龄五十二岁。追赠为大将军,封为长城县公,谥号叫作炀。葬在河南洛阳的芒山。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trbble.com/bookview/7283.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