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必发娱乐游戏

  张弘策 庾域 郑绍叔 吕僧珍 乐蔼

  弘策幼以孝闻,母尝有疾,五日不食,弘策亦不食。母强 爲进粥,弘策乃食母所馀。遭母忧,三年不食盐菜,几至灭性。 兄弟友爱,不忍暂离。虽各有室,常同卧起,世比之姜肱兄弟。

  弘策与梁武帝年相辈,幼见亲狎,恒随帝游处。每入室, 常觉有云气,体辄肃然,弘策由此特加敬异。建武末,与兄弘 胄从武帝宿,酒酣,移席星下,语及时事。帝曰:“天下方乱, 舅知之乎?冬下魏军方动,则亡汉北。王敬则猜嫌已久,当乘 间而作。”弘策曰:“敬则张两赤眼,容能立事 ?”帝曰 : “敬则庸才,爲天下唱先尔。主上运祚尽于来年,国权当归江、 刘。而江甚隘,刘又闇弱,都下当大乱,死人如乱麻。齐之历 数自兹亡矣。梁、楚、汉当有英雄兴。”弘策曰:“瞻乌爰止, 于谁之屋 ?”帝笑曰:“光武所云,‘安知非仆’。”弘策起曰: “今夜之言,是天意也,请定君臣之分。”帝曰:“舅欲斅邓 晨乎?”

  是冬,魏军攻新野,齐明帝密诏武帝代曹武监雍州事。弘 策闻之心喜,谓帝曰:“夜中言当验。”帝笑曰:“且勿多言。” 弘策从帝西行,仍参帷幄,身亲劳役,不惮辛苦。齐明帝崩, 遗诏以帝爲雍州刺史,乃表弘策爲录事参军,带襄阳令。帝观 海内方乱,有匡济之心,密爲储备。谋猷所及,唯弘策而已。

  时帝长兄懿罢益州还,爲西中郎长史、行郢州事。帝使弘 策到郢,陈计于懿曰:“昔晋惠庸主,诸王争权,遂内难九兴, 外寇三作。方今丧乱有甚于此,六贵争权,人握王宪,制主画 敕,各欲专成。且嗣主在宫本无令誉,媟近左右,蜂目忍人。 一居万机,恣其所欲,岂肯虚坐主诺,委政朝臣。积相嫌贰, 必大诛戮。始安欲爲赵伦,形迹已露,蹇人上天,信无此理。 且性甚猜狭,徒取祸机,所可当轴,江、刘而已。祏怯而无断, 暄弱而不才,折鼎覆餗,跂踵可待。萧坦胸怀猜忌,动言相伤。 徐孝嗣才非柱石,听人穿鼻。若隙开衅起,必中外土崩。今得 外藩,幸图身计。及今猜防未生,宜召诸弟,以时聚集。郢州 控带荆、湘,西注汉、沔。雍州士马,呼吸数万。时安则竭诚 本朝,时乱则爲国翦暴,如不早图,悔无及也。”懿闻之变色, 心未之许。

  及懿遇祸,帝将起兵,夜召弘策、吕僧珍入定议,旦乃发 兵。以弘策爲辅国将军、军主,领万人督后部事。及郢城平, 萧颖达、杨公则诸将皆欲顿军夏口,帝以爲宜乘胜长驱,直指 建邺,弘策与帝意合。又访甯朔将军庾域,域又同。即日上道, 凡矶浦、村落,军行宿次,立顿处所,弘策预爲图,皆在目中。 城平,帝遣弘策与吕僧珍先往清宫,封检府库。于时城内珍宝 委积,弘策申勒部曲,秋毫无犯。迁卫尉卿,加给事中。天监 初,加散骑常侍,封洮阳县侯。弘策尽忠奉上,知无不爲,交 友故旧,随才荐拔,缙绅皆趋焉。

  时东昏馀党孙文明等初逢赦令,多未自安。文明又尝梦乘 马至云龙门,心惑其梦,遂作乱。帅数百人,因运荻炬束仗, 得入南、北掖门,至夜烧神兽门、总章观,入卫尉府,弘策踰 垣匿于龙厩,遇贼见害。贼又进烧尚书省及阁道云龙门,前军 司马吕僧珍直殿省,帅羽林兵邀击不能却。上戎服御前殿,谓 僧珍曰:“贼夜来是衆少,晓则走矣。”命打五鼓。贼谓已晓, 乃散,官军捕文明斩于东市,张氏亲属脔食之。帝哭之恸,曰: “痛哉卫尉!天下事当复与谁论?”诏赠车骑将军,諡曰闵侯。 弘策爲人宽厚通率,笃旧故。及居隆重,不以贵地自高, 故人宾客接之如布衣,禄赐皆散之亲友。及遇害,莫不痛惜焉。 子缅嗣。

  缅字元长,年数岁,外祖中山刘仲德异之曰:“此儿非常 器,非止爲张氏宝,方爲海内令名也。”齐永元末兵起,弘策 从武帝向都,留缅襄阳,年始十岁,每闻军有胜负,忧喜形于 顔色。及弘策遇害,缅丧过于礼,武帝每遣喻之。服阕,袭封 洮阳县侯。起家秘书郎,出爲淮南太守。时年十八,武帝疑其 年少,未闲吏事,遣主书封取郡曹文案,见其断决允惬,甚称 赏之。再迁云麾外兵参军。

  缅少勤学,自课读书,手不辍卷。有质疑者,随问便对, 略无遗失。殿中郎缺,帝谓徐勉曰:“此曹旧用文学,且雁行 之首,宜详择其人。”勉举缅充选。顷之,爲武陵太守,还拜 太子洗马、中舍人。缅母刘氏以父没家贫,葬礼有阙,遂终身 不居正室,不随子入官府。缅在郡所得俸禄不敢用,至乃妻子 不易衣裳,及还都,并供之母振遗亲属。虽累载所蓄,一朝随 尽,缅私室常阏然如贫素者。

  累迁豫章内史。缅爲政任恩惠,不设鈎距,吏人化其德, 亦不敢欺。故老咸云“数十年未有也”。

  后爲御史中丞,坐收捕人与外国使斗,左降黄门,兼领先 职,俄复旧任。缅居宪司,推绳无所顾望,号爲劲直。武帝乃 遣图其形于台省,以励当官。迁侍中,未拜卒,诏便举哀。昭 明太子亦往临哭。

  缅抄后汉、晋书衆家异同爲后汉纪四十卷,晋抄三十卷, 又抄江左集未及成,文集五卷。缅弟缵。

  缵字伯绪,出继从伯弘籍。武帝舅也,梁初赠廷尉卿。缵 年十一,尚武帝第四女富阳公主,拜驸马都尉,封利亭侯。召 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时年十七,身长七尺四寸,眉目疏朗, 神采爽发。武帝异之,尝曰:“张壮武云‘后八世有逮吾者’, 其此子乎。”缵好学,兄缅有书万馀卷,昼夜披读,殆不辍手。 秘书郎四员,宋、齐以来,爲甲族起家之选,待次入补,其居 职例不数十日便迁任。缵固求不徙,欲遍观阁内书籍。尝执四 部书目曰:“若读此毕,可言优仕矣。”如此三载,方迁太子 舍人,转洗马,中舍人,并掌管记。

  缵与琅邪王锡齐名。普通初,魏使彭城人刘善明通和,求 识缵与锡。缵时年二十三,善明见而嗟服。累迁尚书吏部郎, 俄而长兼侍中,时人以爲早达。河东裴子野曰:“张吏部有喉 唇之任,已恨其晚矣。”子野性旷达,自云年出三十不复诣人。 初未与缵遇,便虚相推重,因爲忘年之交。大通中,爲吴兴太 守,居郡省烦苛,务清静,人吏便之。

  大同二年,征爲吏部尚书。后门寒素一介者,皆见引拔, 不爲贵门屈意,人士翕然称之。负其才气,无所与让。定襄侯 祗无学术,颇有文性,与兄衡山侯恭俱爲皇太子爱赏。时缵从 兄谧、聿并不学问,性又凡愚。恭、祗尝预东宫盛集,太子戏 缵曰:“丈人谧、聿皆何在?”缵从容曰:“缵有谧、聿,亦 殿下之衡、定。”太子色惭。或云缵从兄聿及弼愚短,湘东王 在坐,问缵曰:“丈人二从聿、弼艺业何如?”缵曰:“下官 从弟虽并无多,犹贤殿下之有衡、定。”举坐愕然,其忤物如 此。

  五年,武帝诏曰:“缵外氏英华,朝中领袖,司空已后, 名冠范阳。可尚书仆射。”缵本寒门,以外戚显重,高自拟伦, 而诏有“司空范阳”之言,深用爲狭。以朱异草诏,与异不平。 初,缵与参掌何敬容意趣不协,敬容居权轴,宾客辐凑,有过 诣缵,缵辄距不前,曰:“吾不能对何敬容残客。”及是迁, 爲让表曰:“自出守股肱,入居衡尺,可以仰首伸眉,论列是 非者矣。而寸衿所滞,近蔽耳目,深浅清浊,岂有能预。加以 矫心饰貌,酷非所闲,不喜俗人,与之共事。”此言以指敬容 也。在职议南郊御乘素辇,适古今之衷。又议印绶官若备朝服, 宜并着绶。时并施行。

  改爲湘州刺史,述职经涂,作南征赋。初,吴兴吴规颇有 才学,邵陵王纶引爲宾客,深相礼遇。及纶作牧郢蕃,规随从 江夏。遇缵出之湘镇,路经郢服,纶饯之南浦。缵见规在坐, 意不能平,忽举杯曰:“吴规,此酒庆汝得陪今宴。”规寻起 还,其子翁孺见父不悦,问而知之,翁孺因气结,尔夜便卒。 规恨缵恸儿,愤哭兼至,信次之间又致殒。规妻深痛夫、子, 翌日又亡。时人谓张缵一杯酒杀吴氏三人,其轻傲皆此类也。

  至州务公平,遣十郡慰劳,解放老疾吏役,及关市戍逻、 先所防人,一皆省并,州界零陵、衡阳等郡有莫徭蛮者,依山 险爲居,历政不宾服,因此向化。益阳县人作田二顷,皆异亩 同颖。在政四年,流人自归,户口增十余万,州境大宁。晚颇 好积聚,多写图书数万卷,有油二百斛,米四千石,佗物称是。

  太清二年,徙授领军,俄改雍州刺史。初闻邵陵王纶当代 己爲湘州,其后更用河东王誉。缵素轻少王,州府候迎及资待 甚薄。誉深衔之。及至州,誉遂托疾不见缵,仍检括州府庶事, 留缵不遣。会闻侯景寇建邺,誉当下援。湘东王时镇江陵,与 缵有旧,缵将因之以毙誉兄弟。时湘东王与誉及信州刺史桂阳 王慥各率所领入援台,下硖至江津,誉次江口,湘东王届郢州 之武城。属侯景已请和,武帝诏罢援军。誉自江口将旋湘镇, 欲待湘东至,谒督府,方还州。缵乃贻湘东书曰:“河东戴樯 上水,欲袭江陵;岳阳在雍,共谋不逞。”江陵游军主朱荣又 遣使报云:“桂阳住此欲应誉、察。”湘东信之,乃凿船沈米, 斩缆而归。至江陵收慥杀之。荆、湘因构嫌隙。

  缵寻弃其部曲,携其二女,单舸赴江陵。湘东遣使责让誉, 索缵部下,仍遣缵向雍州。前刺史岳阳王察推迁未去镇,但以 城西白马寺处之。会闻贼陷台城,察因不受代。州助防杜岸紿 缵曰:“观岳阳不容使君,使君素得物情,若走入西山义举, 事无不济。”缵以爲然。因与岸兄弟盟,乃要雍州人席引等于 西山聚衆。乃服妇人衣,乘青布舆,与亲信十余人奔引等。杜 岸驰告察,察令中兵参军尹正等追讨。缵以爲赴期,大喜,及 至并禽之。缵惧不免,请爲沙门,名法绪。察袭江陵,常载缵 随后,逼使爲檄,固辞以疾。及军退败,行至湕水南,防守缵 者虑追兵至,遂害之,弃尸而去。元帝承制,赠开府仪同三司, 諡简宪公。

  元帝少时,缵便推诚委结,及帝即位,追思之,尝爲诗序 云:“简宪之爲人也,不事王侯,负才任气。见余则申旦达夕, 不能已已。怀夫人之德,何日忘之。”缵着鸿宝一百卷,文集 二十卷。

  初,缵之往雍州,资産悉留江陵。性既贪婪,南中赀贿填 积。及死,湘东王皆使收之,书二万卷并摙还斋,珍宝财物悉 付库,以粽蜜之属还其家。

  次子希字子顔,早知名,尚简文第九女海盐公主。承圣初, 位侍中。缵弟绾。

  绾字孝卿,少与兄缵齐名。湘东王绎尝策之百事,绾对阙 其六,号爲百六公。位员外散骑常侍、中军宣城王长史。迁御 史中丞。武帝遣其弟中书舍人绚宣旨曰:“爲国之急,唯在执 宪直绳,用人之本,不限升降。晋、宋时,周闵、蔡廓兼以侍 中爲之,卿勿疑是左迁。”时宣城王府望重,故有此旨焉。大 同四年元日,旧制仆射中丞坐位东西相当,时绾兄缵爲仆射, 及百司就列,兄弟并导驺分趋两陛,前代未有,时人荣之。出 爲豫章内史,在郡述制旨礼记正言义,四姓衣冠士子听者常数 百人。

  八年,安成人刘敬宫挟祅道,遂聚党攻郡,进寇豫章,刺 史湘东王遣司马王僧辩讨贼,受绾节度。旬月间,贼党悉平。

  十年,复爲御史中丞。绾再爲宪司,弹纠无所回避,豪右 惮之。时城西开士林馆聚学者,绾与右卫朱异、太府卿贺琛递 述制旨礼记中庸义。太清三年,爲吏部尚书,宫城陷,奔江陵, 位尚书右仆射。魏克江陵,朝士皆俘入关,绾以疾免,卒于江 陵。

  次子交,字少游,尚简文第十一女定阳公主。承圣二年, 官至秘书丞,掌东宫管记。

  庾域字司大,新野人也。少沈静,有名乡曲。梁文帝爲郢 州,辟爲主簿,叹美其才,曰:“荆南杞梓,其在斯乎。”加 以恩礼。长沙宣武王爲梁州,以爲录事参军,带华阳太守。时 魏军攻围南郑,州有空仓数十所,域手自封题,指示将士曰: “此中粟皆满,足支二年。但努力坚守。”衆心以安。军退, 以功拜羽林监。及长沙王爲益州,域随爲怀甯太守。罢任还家, 妻子犹事井臼,而域所衣大布,馀奉专充供养。母好鹤唳,域 在位营求,孜孜不怠,一旦双鹤来下,论者以爲孝感所致。

  永元初,南康王板西中郎谘议参军,母忧去职。梁武帝举 兵,起爲甯朔将军,领行选。武帝东下,师次杨口,和帝遣御 史中丞宗夬劳军。域乃讽夬曰:“黄钺未加,非所以总率侯伯。” 夬反,西台即授武帝黄钺 。萧颖胄既都督中外诸军事,论者 谓武帝应致笺,域争不听,乃止。郢城平,域及张弘策议与武 帝意同,即命衆军便下,域谋多被纳用。霸府初开,爲谘议参 军。

  天监初,封广牧县子、后军司马。出爲甯朔将军、巴西梓 潼二郡太守。梁州长史夏侯道迁降魏,魏袭巴西,域固守。城 中粮尽,将士皆齕草供食,无有离心。魏军退,进爵爲伯。于 时兵后人饥,域上表振贷,不待报辄开仓,爲有司所纠。上迁 域西中郎司马、辅国将军、甯蜀太守。卒于官。子子舆。

  子舆字孝卿,幼而歧嶷。五岁读孝经,手不释卷。或曰: “此书文句不多,何用自苦?”答曰:“孝,德之本,何谓不 多。”齐永明末,除州主簿。时父在梁州遇疾,子舆奔侍医药, 言泪恒并。长沙宣武王省疾见之,顾曰:“庾录事虽危殆,可 忧更在子舆。”寻丁母忧,哀至辄呕血,父戒以灭性,乃禁其 哭泣。梁初爲尚书郎。

  天监三年,父出守巴西,子舆以蜀路险难,啓求侍从,以 孝养获许。父迁甯蜀,子舆亦相随。父于路感心疾,每痛至必 叫,子舆亦闷绝。及父卒,哀恸将绝者再。奉丧还乡,秋水犹 壮。巴东有淫预,石高出二十许丈,及秋至,则才如见焉,次 有瞿塘大滩,行旅忌之,部伍至此,石犹不见。子舆抚心长叫, 其夜五更水忽退减,安流南下。及度,水复旧,行人爲之语曰: “淫预如襥本不通,瞿塘水退爲庾公。”初发蜀,有双鸠巢 舟中,及至又栖庐侧,每闻哭泣之声,必飞翔檐宇,悲鸣激切。

  欲爲父立佛寺,未有定处。梦有僧谓曰:“将修胜业,岭 南原即可营造。”明往履历,果见标度处所,有若人功,因立 精舍。居墓所以终丧,服阕,手足枯挛,待人而起。仍布衣蔬 食,志守坟墓。叔该谓曰:“汝若固志,吾亦抽簪。”于是始 仕。虽以嫡长袭爵,国秩尽推诸弟。累迁兼中郎司马。

  大通二年,除巴陵内史,便道之官,路中遇疾。或劝上郡 就医,子舆曰:“吾疾患危重,全济理难,岂可贪官,陈尸公 廨。”因勒门生不得辄入城市,即于渚次卒。遗令单衣帢履以 敛,酒脯施灵而已。

  郑绍叔字仲明,荥阳开封人也。累世居寿阳。祖琨,宋高 平太守。

  绍叔年二十余,爲安丰令,有能名。后爲本州中从事史。 时刺史萧诞弟谌被诛,台遣收诞,兵使卒至,左右惊散,绍叔 独驰赴焉。诞死,侍送丧柩,衆咸称之。到都,司空徐孝嗣见 而异之,曰“祖逖之流也”。

  梁武帝临司州,命爲中兵参军,领长流。因是厚自结附。 帝罢州还都,谢遣宾客,绍叔独固请愿留。帝曰:“卿才幸自 有用,我今未能相益,宜更思佗涂。”固不许。于是乃还寿阳。 刺史萧遥昌苦要引,绍叔终不受命。遥昌将囚之,乡人救解得 免。及帝爲雍州,绍叔间道西归,补甯蛮长史、扶风太守。东 昏既害朝宰,颇疑于帝。绍叔兄植爲东昏直后,东昏遣至雍州, 托候绍叔,潜使爲刺客。绍叔知之,密白帝。及植至,帝于绍 叔处置酒宴之,戏植曰:“朝廷遣卿见图,今日闲宴,是见取 良会也。”宾主大笑。令植登城隍,周观府署,士卒器械,舟 舻戎马,莫不富实。植退谓绍叔曰:“雍州实力,未易图也。” 绍叔曰:“兄还具爲天子言之,兄若取雍州,绍叔请以此衆 一战。”送兄于南岘,相持恸哭而别。续复遣主帅杜伯符亦欲 爲刺客,诈言作使,上亦密知,宴接如常。伯符惧不敢发。上 后即位,作五百字诗具及之。

  初起兵,绍叔爲冠军将军,改骁骑将军,从东下。江州平, 留绍叔监州事,曰:“昔萧何镇关中,汉祖得成山东之业;寇 恂守河内,光武建河北之基。今之九江,昔之河内,我故留卿 以爲羽翼。前途不捷,我当其咎,粮运不继,卿任其责。”绍 叔流涕拜辞,于是督江、湘粮运无阙乏。

  天监初,入爲卫尉卿。绍叔少孤贫,事母及祖母以孝闻, 奉兄恭谨。乃居显要,粮赐所得及四方遗饷,悉归之兄室。忠 于事上,所闻纤豪无隐。每爲帝言事,善则曰:“臣愚不及, 此皆圣主之策。”不善,则曰:“臣智虑浅短,以爲其事当如 是,殆以此误朝廷也。臣之罪深矣。”帝甚亲信之。母忧去职。 绍叔有至性,帝常使人节其哭。顷之,封营道县侯,复爲卫尉 卿。以营道县户凋弊,改封东兴县侯。

  三年,魏围合肥,绍叔以本号督衆军镇东关。事平,复爲 卫尉。既而义阳入魏,司州移镇关南,以绍叔爲司州刺史。绍 叔至,创立城隍,缮兵积谷,流人百姓安之。性颇矜躁,以权 势自居,然能倾心接物,多所举荐。士亦以此归之。

  征爲左卫将军,至家疾笃,诏于宅拜授,舆载还府。中使 医药,一日数至。卒于府舍。帝将临其殡,绍叔宅巷陋,不容 舆驾,乃止。诏赠散骑常侍、护军将军,諡曰忠。绍叔卒后, 帝尝潸然谓朝臣曰:“郑绍叔立志忠烈,善必称君,过则归己, 当今殆无其比。”其见赏惜如此。子贞嗣。

  吕僧珍字元瑜,东平范人也。世居广陵,家甚寒微。童儿 时从师学,有相工历观诸生,指僧珍曰:“此儿有奇声,封侯 相也。”事梁文帝爲门下书佐。身长七尺七寸,容貌甚伟,曹 辈皆敬之。文帝爲豫州刺史,以爲典签,带蒙令。帝迁领军将 军,补主簿。祅贼唐宇之寇东阳,文帝率衆东讨,使僧珍知行 军衆局事。僧珍宅在建阳门东,自受命当行,每日由建阳门道, 不过私室。文帝益以此知之。司空陈显达出军沔北,见而呼坐, 谓曰:“卿有贵相,后当不见减,深自努力。”

  建武二年,魏军南攻,五道并进。武帝帅师援义阳,僧珍 从在军中。时长沙宣武王爲梁州刺史,魏军围守连月,义阳与 雍州路断。武帝欲遣使至襄阳,求梁州问,衆莫敢行。僧珍固 请充使,即日单舸上道。及至襄阳,督遣援军,且获宣武王书 而反,武帝甚嘉之。

  东昏即位,司空徐孝嗣管朝政,欲要僧珍与共事。僧珍知 不久当败,竟弗往。武帝临雍州,僧珍固求西归,得补邔令。 及至,武帝命爲中兵参军,委以心膂。僧珍阴养死士,归之者 甚衆。武帝颇招武猛,士庶响从,会者万馀人。因命按行城西 空地,将起数千间屋爲止舍。多伐材竹,沈于檀溪,积茅盖若 山阜,皆未之用。僧珍独悟其指,因私具橹数百张。及兵起, 悉取檀溪材竹,装爲船舰,葺之以茅,并立办。衆军将发,诸 将须橹甚多,僧珍乃出先所具,每船付二张,争者乃息。

  武帝以僧珍爲辅国将军、步兵校尉,出入卧内,宣通意旨。 大军次江甯,武帝使僧珍与王茂率精兵先登赤鼻逻。其日,东 昏将李居士来战,僧珍等大破之,乃与茂进白板桥。垒立,茂 移顿越城,僧珍守白板。李居士知城中衆少,直来薄城。僧珍 谓将士曰:“今力不敌,不可战,亦勿遥射。须至堑里,当并 力破之。”俄而皆越堑,僧珍分人上城,自率马步三百人出其 后,内外齐击,居士等应时奔散。及武帝受禅,爲冠军将军、 前军司马,封平固县侯。再迁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入直秘 书省,总知宿卫。

  天监四年,大举北侵,自是僧珍昼直中书省,夜还秘书。 五年旋军,以本官领太子中庶子。

  僧珍去家久,表求拜墓,武帝欲荣以本州,乃拜南兖州刺 史。僧珍在任,见士大夫迎送过礼,平心率下,不私亲戚。兄 弟皆在外堂,并不得坐。指客位谓曰:“此兖州刺史坐,非吕 僧珍床。”及别室促膝如故。从父兄子先以贩葱爲业,僧珍至, 乃弃业求州官。僧珍曰:“吾荷国重恩,无以报效,汝等自有 常分,岂可妄求叨越。当速反葱肆耳。”僧珍旧宅在市北,前 有督邮廨,乡人咸劝徙廨以益其宅。僧珍怒曰:“岂可徙官廨 以益吾私宅乎。”姊适于氏,住市西小屋临路,与列肆杂。僧 珍常导从卤簿到其宅,不以爲耻。

  在州百日,征爲领军将军,直秘书省如先。常以私车辇水 洒御路。僧珍既有大勋,任总心膂,性甚恭慎。当直禁中,盛 暑不敢解衣。每侍御坐,屏气鞠躬,对果食未尝举箸。因醉后 取一甘食,武帝笑谓曰:“卿今日便是大有所进。”禄俸外, 又月给钱十万,其馀赐赉不绝于时。 初,武帝起兵,攻郢州久不下,咸欲走北。僧珍独不肯, 累日乃见从。一夜,僧珍忽头痛壮热,及明而颡骨益大,其骨 法盖有异焉。

  十年,疾病,车驾临幸,中使医药日有数四。僧珍语亲旧 曰:“吾昔在蒙县热病发黄,时必谓不济。主上见语,‘卿有 富贵相,必当不死’。俄而果愈。吾今已富贵,而复发黄,所 苦与昔政同,必不复起。”竟如言卒于领军官舍。武帝即日临 殡,赠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諡曰忠敬。武帝痛惜之,言 爲流涕。子淡嗣。

  初,宋季雅罢南康郡,市宅居僧珍宅侧。僧珍问宅价,曰 “一千一百万”。怪其贵,季雅曰:“一百万买宅,千万买邻。” 及僧珍生子,季雅往贺,署函曰“钱一千”。阍人少之,弗爲 通,强之乃进。僧珍疑其故,亲自发,乃金钱也。遂言于帝, 陈其才能,以爲壮武将军、衡州刺史。将行,谓所亲曰:“不 可以负吕公。”在州大有政绩。

  乐蔼字蔚远,南阳淯阳人,晋尚书令广之六世孙也。家居 江陵。方颐隆准,举动酝藉。其舅雍州刺史宗悫尝陈器物,试 诸甥侄。蔼时尚幼,而无所取,悫由此奇之。又取史传各一卷 授蔼等,使读毕言所记。蔼略读具举,悫益善之。

  齐豫章王嶷爲荆州刺史,以蔼爲骠骑行参军,领州主簿, 参知州事。嶷尝问蔼城隍风俗、山川险易,蔼随问立对,若案 图牒,嶷益重焉。州人嫉之,或谮蔼廨门如市,嶷遣觇之,方 见蔼闭合读书。后爲大司马记室。

  永明八年,荆州刺史巴东王子响称兵反,及败,焚烧府舍, 官曹文书一时荡尽。齐武帝见蔼,问以西事,蔼占对详敏,帝 悦,用爲荆州中从事,敕付以修复府州事。蔼还州,缮修廨署 数百区,顷之咸毕。豫章王嶷薨,蔼解官赴丧,率荆、湘二州 故吏建碑墓所。南康王爲西中郎,以蔼爲谘议参军。萧颖胄引 蔼及宗夬、刘坦任以经略。

  天监初,累迁御史中丞。初,蔼发江陵,无故于船得八车 辐,如中丞健步避道者,至是果迁焉。性公强,居宪台甚称职。 时长沙宣武王将葬,而车府忽于库失油络,欲推主者。蔼曰: “昔晋武库火,张华以爲积油万石必然,今库若灰,非吏罪也。” 既而检之,果有积灰,时称其博物弘恕。

  二年,出爲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前刺史徐元瑜罢归, 遇始兴人士反,逐内史崔睦舒,因掠元瑜财産。元瑜走归广州, 借兵于蔼,托欲讨贼,而实谋袭蔼 。蔼觉诛之。寻卒于官。 蔼姊适征士同郡刘虬,亦明识有礼训。蔼爲州,迎姊居官 舍,三分禄秩以供焉,西土称之。子法才。

  法才字元备,幼与弟法藏俱有美名。沈约见之曰:“法才 实才子。”爲建康令,不受奉秩,比去将至百金,县曹啓输台 库。武帝嘉其清节,曰“居职若斯,可以爲百城表矣”。迁太 舟卿,寻除南康内史。耻以让奉受名,辞不拜。历位少府卿, 江夏太守,因被代,表求便道还乡。至家,割宅爲寺,栖心物 表。寻卒。法藏位征西录事参军,早亡。

  子子云,美容貌,善举止。位江陵令,元帝承制,除光禄 卿。魏克江陵,衆奔散,呼子云。子云曰:“终爲虏矣,不如 守以死节。”遂仆地,卒于马蹄之下。

  论曰:张弘策惇厚慎密,首预帝图,其位遇之隆,岂徒外 戚云尔。至如太清板荡,亲属离贰,缵不能协和蕃岳,克济温、 陶之功;而苟怀私怨,以成衅隙之首。风格若此,而爲梁之乱 阶,惜乎!庾域、郑绍叔、吕僧珍等,或忠诚亮荩,或恪勤匪 懈,缔构王业,皆有力焉。僧珍之肃恭禁省,绍叔之勤诚靡贰, 盖有人臣之节矣。蔼虽异帷幄之勋,亦赞云雷之业,其当官任 事,宠秩不亦宜乎。

上一章』『南史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南史 列传卷五十六部分译文

张缅字元长,几岁的时候,外祖父中山刘仲德就认为他很不一般,说:“这孩子不是平凡人,不只是张家的宝贝,还会名扬海内。”齐朝永元末年梁武帝起兵,其父张弘策跟随武帝进兵建康,把张缅留在襄…展开

  张缅字元长,几岁的时候,外祖父中山刘仲德就认为他很不一般,说:“这孩子不是平凡人,不只是张家的宝贝,还会名扬海内。”齐朝永元末年梁武帝起兵,其父张弘策跟随武帝进兵建康,把张缅留在襄阳,当时才十岁,每听到军队有胜负消息,忧喜都流露在脸上。弘策遇害时,张缅服丧超越礼节,武帝便派人来告诫他。丧服期满后,袭封洮阳县侯。初次作官任秘书郎,出京为淮南太守。当时只有十八岁,武帝怕他年轻,不熟悉官吏的事务,派主书把他办的案卷封好取回京城查看,见他处理得都很恰当,很是称赞。又升迁他为云麾外兵参军。

  张缅从小勤于学习,读书能自我督促,手不释卷。有人提问,随问随答,全无错失。殿中缺郎官,武帝对徐勉说:“这个部门以前都用文学之官,而且是朝班的领头人,应当仔细挑选。”徐勉推举张缅充任人选。不久,任武陵太守,回京后又拜太子洗马、中舍人。张缅母亲刘氏因张缅父亲去世家境贫穷而葬礼不周全,于是终身不居正室,不跟随儿子一起进官府。张缅在郡里所得的俸禄不敢享用,以至于老婆孩子没有什么可换的衣服,等回到京都,一起上交给母亲来赈济亲属。虽然是多年的积蓄,一下子就完了,张缅自己家里常常空寂冷落好像贫寒之士。

  逐渐升迁为豫章内史,张缅为政推行恩惠,不用诈谋,官吏百姓受他的德政感化,也都不敢有欺诈行为。老者们都说:“几十年来没有过啊。”

  后来作御史中丞,因为抓捕犯人和外国使节发生争斗,降职为黄门郎,兼任以前的职务,不久又官复原职。张缅在御史任上,推行法纪无所顾忌,号称刚直。武帝派人给他画像挂在御史衙门,来勉励为官的人,升迁为侍中,未正式任命时去世。诏命即时举哀。昭明太子也亲临哭吊。

  张缅抄录《后汉书》、《晋书》各家不同之处著成《后汉纪》四十卷,《晋抄》三十卷,又抄录《江左集》没来得及写成,有文集五卷。

  吕僧珍字元瑜,东平范县人,世代居住广陵,家里很贫寒。小时候从师学习,有相面人看遍了众学生,指着僧珍说:“这孩子声音不同寻常,是封侯之相。”在萧顺之那里作门下书佐。身长七尺七寸,容貌魁伟,同僚都很敬重他。萧顺之作豫州刺史时,任命他为典签,兼任蒙县令。萧顺之升任领军将军后,补任他为主簿。唐宀禹之进犯东阳,萧顺之率兵东讨,让僧珍主管行军各局的事务。僧珍家在建阳门东,自从领受命令担当职务后,每天从建阳门过,都不进自己家门。萧顺之因此对他更加了解信任。司空陈显达出兵沔阳北,看到他而招呼他入座,对他说:“你有贵人相,最终也不会遭贬抑,要好好努力。”

  齐建武二年(495),魏军南攻,五路并进。萧衍率军援助义阳,僧珍随从在军中。当时萧懿为梁州刺史,魏军围困数月,义阳和雍州道路被截断。萧衍想派使者到襄阳,打听梁州的消息,众人没人敢去,僧珍却坚决要求担任使节,当天驾一条小船上路。等到襄阳,督促派遣援军,又拿到萧懿的书信返回,萧衍对他十分赞赏。

  齐东昏侯即位,司空徐孝嗣管理朝政,想让僧珍和他一块共事,僧珍知道齐朝不久就要败亡,终竟没有去。萧衍到雍州后,僧珍坚决要求西归,于是朝廷让他补了一个己阝县令。等到任后,萧衍任命他为中兵参军,把他当作心腹骨干。僧珍偷偷地蓄养为他效力卖命的人,投奔他的人很多。萧衍也招揽勇武之士,上下响应,聚集了万余人。然后命人勘察城西空地,计划盖几千间房屋作为驻扎之处。砍伐很多竹材,沉在檀溪里,积蓄的茅草堆得像小山,都没有派上用场。只有僧珍明白他的心意,于是私自准备了几百只船桨。等萧衍起兵时,把檀溪里的竹子都取了出来,打造成战船,上边用茅草覆盖,都很快办齐了。军队将要出发,众将士需要船桨很多,僧珍把他先前准备的拿出来,每船发给两只,争夺才算停息。

  萧衍任僧珍为辅国将军、步兵校尉,出入他的卧室,传达他的意旨。大军驻在江宁,萧衍派僧珍和王茂率精兵先登赤鼻逻。那天,东昏侯大将李居士来战,僧珍等人大败了他,于是与王茂进军白板桥,筑起城垒后,王茂移军驻越城,僧珍守白板。李居士知道城内兵少,径直前来迫近城垒。僧珍对将士们说:“现在我们力量敌不过他们,不可交战,也不要远射。一定要等他们进到壕堑里面,再努力打败他们。”不久敌军都越过壕堑,僧珍分派人上城,自率马步军三百人出击敌人背后,内外一齐夹击,居士等人立时奔逃溃散。等到武帝受禅,任命他为冠军将军、前军司马,封平固县侯。又升任左卫将军,加散骑常侍,进入秘书省当班,总管皇宫警卫。

  天监四年(505),梁朝大举北侵,从此僧珍白天到中书省值勤,晚上回秘书省。五年退兵,以他的本官职衔担任太子中庶子。

  僧珍离家日久,上表请求回家祭扫坟墓,武帝想让他作家乡的长官以增其荣耀,于是委任他为南兖州刺史。僧珍在任上,与士大夫相见迎送注重礼节,对下属一视同仁,对亲戚不徇私情。兄弟们在外堂时,都不让入座,指着客座对他们说:“这是兖州刺史的座位,不是吕僧珍的座位。”等到了别的房内,便促膝而坐一如往常。他的一个堂兄弟原来以卖葱为业,僧珍到任后,就弃业要求在州里作官。僧珍说:“我蒙受国家重恩,没有什么可报效,你们各有自己的本分,怎能有非分要求。应该赶快回到葱铺里去。”僧珍旧宅在城北,门前有督邮官署,人们都劝他把督邮官署迁走来扩大自己的宅院。僧珍发怒说:“怎么能挪动朝廷官署来扩大我的私宅呢!”他的姐姐嫁给于氏,住在城西临街的小屋里,和做买卖的铺子杂处。僧珍经常由随从带路到姐姐家去,并不以此为耻。

  在南兖州百日后,征召回京作领军将军,和先前一样在秘书省任职。经常用自己的车子运水洒宫内道路。僧珍立有大功,又是朝廷心腹骨干,但性情恭敬谨慎。在宫内值班,盛夏也不敢解衣。每当在御座前侍候,都是屏气躬身,对瓜果食物从未动过筷子。有一次因为喝醉后拿了一个柑子来吃,武帝笑着对他说:“你今天真是大有长进。”除正常的俸禄外,又每月给他十万钱,其余的赏赐经常不断。

  当初,武帝起兵时,久攻郢州不下,众人都要北撤,只有僧珍不肯,过了好几天才顺从大家。一天夜里,他忽然头疼发烧,等到天明额骨更大了,恐怕是他的骨相异于常人。

  天监十年(511),僧珍病重,武帝车驾亲临探视,宫廷使者送医药每天有三四次。僧珍对亲友们说:“我从前在蒙县发热病,当时认为一定不行了。主上对我说,‘你有富贵相,必定死不了’。不久果然痊愈。我如今已经富贵,而又发热病,其病症和那时恰恰一样,必定不能再好了。”后来果然像他说的那样死在领军的官舍里。武帝当天就亲临问丧,赠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为“忠敬”。武帝痛惜他的死亡,说起他来就掉泪。他的儿子吕淡继承其位。

  起先,宋季雅被罢免南康郡守,在僧珍住宅旁买下房子住。僧珍问他房价,回答说“一千一百万”。僧珍奇怪价钱怎么这么贵,季雅说:“一百万买房子,一千万买邻居。”僧珍生儿子时,季雅去道贺,在礼封上写“钱一千”。把门的认为太少,不给他通报,他一再要求才能进门。僧珍对此怀疑,亲自拆封,原来是金钱。于是对武帝说起此事,陈述他的才能,武帝使他作壮武将军、衡州刺史。宋季雅将要赴任时,对他的亲近人说:“不可以辜负吕公。”在衡州任上干得很有成绩。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trbble.com/bookview/7325.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88必发娱乐游戏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